凌虚♚

随便说点啥
bg,bl都吃
但目前只写乙女
已退圈魔道乙女和逆水寒乙女,取关随意
很想养柯基或者拉布拉多⌯'ㅅ'⌯
张良永远是朕的皇后
墙头义勇憨憨,无限师父,张灵玉,锅包肉,龙井,chuya,楷楷,月牙儿,黑瞎,源稚生,白发仙,吾王比水
不追星
目前喜欢陈坤的颜

【龙井虾仁×你】由身体互换引发的血案(下)

※ooc预警

※有集美想看代孕过程,我自己也想写,于是这个下篇就诞生了

※略重口,慎入,谢绝ky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又名:我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车写到一半觉得怪怪的,所以省略了很多东西




上篇在这里 










锅包肉和你们一起找办法换回来,但就连食神都没有办法,这个状态大约还要保持一年,到时候会自动解除。


龙井虾仁大姨妈结束的第二天晚上,你将小娇妻搂在怀里,下颚蹭在他肩上,用他素来清冷的嗓子带着奶音唤道:“龙井。”


“嗯。”


“谢谢你替我挨过痛经。”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还有一年,我不能再让你这么受苦了。”你满脸的跃跃欲试,期待地看着他,“所以我决定用我一夜风流,换你十月安稳。”


龙井虾仁:!!!


他娇躯一震,从你怀里挣脱出来惊恐地退后好几步,清冷端庄的形象都维持不住了,脸上的薄红掺杂着恼怒和羞赧,看你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变态,让你莫名地兴奋起来(?)


“你…你居然连自己都不放过?!简直荒唐!!”


仗着身高优势,你将他逼得抵在桌案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龙井虾仁。


“别忘了哦,这是你答应我的。换回来后估计就没有机会了。”


龙井虾仁顿时哑口无言。


他当时是想着在你临盆那几天替你生孩子,根本没想过要跟你行周公之礼。但身体互换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过程中容易导致灵魂受损,如果不在这一年里履行承诺,他很有可能会食言。


君子一诺千金。


何况他听说分娩比痛经更严重。


思量许久,脸皮很薄的古代食魂龙井虾仁艰难地点头了。



















……

 

正在做着充足的前戏,你还没伸进去第二根手指就发现了个严重的问题。


没想到他反应会这么大,你愣了一下,然后把沾着液体的手指伸到他眼前:“龙井,湿了。”


龙井虾仁羞愤欲死,瞪你一眼后撇开了头。


……


“感觉怎么样?”


侧入式。


“这个姿势是不是进得比较深?”


摇篮式。


被翻来覆去摆弄的龙井虾仁已经没了力气,软成一滩水。


……


“舒服吗?” 你问他。


他不答,倔强地扭着头,两侧的双手手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身体因为快感而细细发颤。


“舒不舒服,嗯?”你在他耳边吹气。 


龙井虾仁死死咬着唇,努力不让shēn yín冲出咽喉。你用舌头撬开他的防守,与他抵死纠缠。


见他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你这才退了出来,舔着他的唇珠,又问:“是不是做得比你好?” 


犹如炸毛的猫,本来已经生无可恋的龙井虾仁猛地把头转了回来,明明都shuǎng哭了,眼角都是娇艳的殷红,却还在骄傲地努力维护身为男人的自尊心。


“……休…嗯……休要胡说……八道……唔!”


……


风雨骤歇,你仔细清洗两人的身体后才揽着龙井虾仁入睡。


今晚包括前戏折腾了两个小时,奇怪的是你一点都不觉得累,甚至还想来第三次,但你的身体已经受不住了,你此刻在龙井虾仁的身体里有一种微妙的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之后夜夜辛苦耕耘,甚至在白天也来。你以尽快受孕为理由,还承诺不脱衣服,哄了好久他才勉强同意。


或把他压在桌上,或在镜子前你站着抱住他,两人除了紧密tiē hé的下体以外衣衫完整,忽略一些暧昧的声音的话,不仔细看还以为这对恋人只是在拥抱。

















终于在两个月后,龙井虾仁查出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你心情有些复杂对龙井虾仁说:“你的身体还蛮厉害的,幸好我们以前用了套。”


龙井虾仁只恨没能及时捂住你的嘴,不让它说出污言秽语。


胎象稳定后你连哄带骗地和他继续探寻生命的奥秘。


起初时龙井虾仁坚决反对,但在你一句话后就沉默了:“你以为这是我的意思?明明是你的身体忍不住,我才没办法的。”


龙井虾仁对你的xìng欲很强,他一直都知道,虽然很多时候都能忍下来。


不忍心见你难受,龙井虾仁渐渐地不反对了,只是万般警告一定不能激烈。


前戏做足后,你小心地护着宝宝,抱着龙井虾仁开始做了起来。孕期的xìng ài很温柔,轻轻地摇晃着,慢慢地全gēn没入又慢慢地抽出来,连床发出的声音都很轻微。


这和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龙井虾仁也不像之前那样总会控制不住地叫出声,但呼吸声会比较粗重急促,偶尔伴随两声闷哼。





有段时间他孕吐得厉害,吃什么都会吐。眼看着他被肚子里的孩子闹得日益消瘦,你急红了眼,小心地护着肚子将他抱在怀里。


你突然意识到,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恃宠而骄都没你过分的。


“对不起龙井,这些应该由我自己承受的。”


“……且安心罢。”感受到了你的自责,龙井虾仁握着你的手有些笨拙地安慰,“只是苦了你的身体。”


你无语凝噎。


你一直都觉得他这个人倔得很。


甚至还有点死心眼。


龙井虾仁静静地看着你的眼睛。


那分明是他自己的眼睛,却因为你住在他的身体里而变得灵动起来,总会让他想起那几欲叫他溺死的蓝色眼眸。


眼睛是人的灵魂。


看着看着,他的心里便软得一塌糊涂。





龙井虾仁分娩的时候,你几次想闯入分娩室都被锅包肉拦了下来,那双鎏金色眼睛理智地看着你:“少主,龙井居士特意嘱咐我拦住您。”


你恨得牙痒痒——都什么时候了还死要面子!


那叫声痛苦又隐忍,听得你心神不宁,还好有锅包肉在一旁捏着你的胳膊,以免你一个冲动闯进去。


不知道几个小时后终于听见医生说生产顺利母子平安,你话都没听完就冲了进去。


龙井虾仁虚脱地躺着,你连宝宝都顾不上一下子扑在他跟前,握着他的手哭了出来:“龙井,龙井,没事了,不会痛了……”


你何曾见过他这般狼狈的模样,一想到这是因你而起,你自责得无以复加。龙井虾仁被你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感受着你落在额上的吻,积攒了一点力气后睁开眼睛。


“嗯。”他应了一声,又问,“孩子?”


“啊?”


你这才反应过来,抱着孩子尴尬地站在一边的护士终于有了存在感,满面笑容地把孩子抱到你们跟前。


护士带着开玩笑的轻松语气贺喜:“恭喜二位,是一个健康的小王子呢!”


看着这个鲜活的小小生命,你和龙井虾仁的表情在这一瞬间都柔和了下来。


只剩一个多月你们就要换回来了,龙井虾仁在你的细心照顾下安稳地坐着月子。


为了还给你一个健健康康的身体,龙井虾仁吃了很多补品,你眼睁睁地看着你的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粗了。


你警告让他不要把你的身体养胖了,龙井虾仁不为所动,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甚好。”


……甚好个鬼啊!!!


你气得连话都不想跟他说,龙井虾仁觉得自己最喜欢的茶都不香了,憋了两天终于主动跟你搭话。


“这一年你应当很清楚,我并非柔弱之人。”顿了顿才继续道,“不至于连自己的夫人都抱不动。”


换回来后你的身子刚养好不久,完全可以行房事了。


然后你发现,在某些你意想不到的方面,他是一个有点记仇的小气男人。


比如在床上用了这一年里用过的很多姿势,然后问你到底是谁比较厉害,得不到满意的答案就会狠狠地做,直到把你逼得哼哼唧唧地说他最厉害才肯罢休。


哎,男人的尊严啊。


















评论(44)

热度(1073)

  1. 共59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