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

随便说点啥
bg,bl都吃
但目前只写乙女
已退圈魔道乙女和逆水寒乙女,取关随意
很想养柯基或者拉布拉多⌯'ㅅ'⌯
张良永远是朕的皇后
墙头义勇憨憨,无限师父,张灵玉,锅包肉,龙井,chuya,楷楷,月牙儿,黑瞎,源稚生,白发仙,吾王比水
不追星
目前喜欢陈坤的颜

【食物语乙女】少主的不同好感度等级(二)

※ooc预警

※内含:臭鳜鱼,川味火锅,德州扒鸡,鹄羹,符离集烧鸡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菜男人自始至终对少主都是满好感度

※对麻麻的初始好感度是最高哒٩(⑉Ծ^Ծ⑉)ᕗ



第一篇在这里 









鹄羹



60


你对这个长得很像天使的食魂印象很不错。


当亲手撕毁食魂们的契约,自责与悲痛将你淹没时,这个人出现了。


一身白衣如羽,浑身上下仿佛在发光,清澈澄明的眼睛透出一种温和的纯良,毫不在乎你的狼狈不堪,面带微笑地向你伸出手。


“终于……见到你了。”






80


在寻找故人的途中,这个温柔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地将你从泥潭中拉起来,同你说:“少主,跌倒了要站起来。别怕,我会一直牵着你的手。”


你咬咬牙爬起来,拍去了身上的泥泞。有时候你会想,那段时间如果没有鹄羹会不会更加艰难。


你郑重地对他说:“谢谢。”


鹄羹先是一愣,然后展颜笑了起来:“该说谢谢的是我们。”回应你的是头上那只温暖的掌心,以及始终如一的三月春风暖。


“谢谢少主给我们一个家。”


空桑日渐繁华,归家的食魂也越来越多,鹄羹从一开始的并肩而行,慢慢地退在了你身后。


少主走得太快,要追不上啦。鹄羹如是感叹,心里说不出欣慰与黯然孰多。


那双牵着的手,也该松开了。






100


你察觉到你们的距离越来越远,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


你决定主动一点。


“鹄羹,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吗?”


他对你说过很多话,不过你既然这样问,一定是很重要的内容。鹄羹只当是你心血来潮随口问那么一句,摸摸你的头配合地问道:


“不知少主说的是哪句话?”


“你说你会一直牵着我的手。”


他的手一顿,惊讶于你会记得很久之前的事。你握住鹄羹放在你头上的手,讨好地用脸颊蹭他的手背,甚至还亲昵地亲了亲。


“可以永远作数吗?”


明明你嘴唇的温度并不高,鹄羹却觉被你吻过的手背灼热得惊人,烫到了心里。


——这是一个根本无法拒绝的请求。


所以鹄羹回答得极快:“好。”源于一种温和的不自信,他紧接着补充了一句:“如果这是少主想要的话,永远永远……至死不渝。”












符离集烧鸡


0


你安排他去农场工作,符离集烧鸡抱着手臂,看起来不太耐烦:“嘁,真麻烦。没办法,既然人手不够,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你礼貌颔首:“谢谢你。”


“你什么你?我有名字的!”


你笑道:“谢谢符离集烧鸡。”


“这样叫你不嫌累?你直接叫我……”说到这里,符离集烧鸡顿了顿,局促地把视线移开,声音也小了下去:


“你,你可以像德州扒鸡那样叫我阿符。”


少年人到底城府不深,脸上的期待藏不住。你只是笑了笑,没有喊出这个亲密的称呼。







75


去打膳具的大家回来了,你亲自去接他们。符离集烧鸡的情况有点不太好,他右手臂上流了好多血,臭鳜鱼解释道:“少主姐姐,阿符哥哥帮我们挡了好几次攻击……”


你顿时严肃起来:“我带你去找饺子。”


“小伤而已,我没事。”他不以为意。


你不容置疑:“不管有没有事,你都流血了,必须去一趟医馆。”


“你怎么比德州还啰嗦,都说了没事,我……”手突然被你握住,少女的手柔软温热,清越的嗓音似在撒娇,在他心上惊起一丝丝的酥麻。


“阿符,真的不去吗?”


符离集烧鸡:“……”


糟糕,拒绝的话说不出口了。


“去就去。”语气不耐烦极了,被帽檐遮盖一半的脸上却飘来红云,看似不悦地嘟囔一声:“……麻烦。”







100


稳重型?德州么?锅包肉和八仙也是。


嘁。符离集烧鸡烦躁地挠着头发。


你在餐厅里看账本时他一脸烦躁走了进来,听见脚步声后你抬抬头,看见了不修边幅2.0版。虽然他总是不好好穿衣服,头发也不太齐整,但今天的头发乱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刚睡醒?


“呃……找我有事吗?”


“我问你,你觉得德州,锅包肉和八仙哪个好?”


你不知道他其实想问的是你喜欢哪一个,于是毫不犹豫地道:“当然都好啊。”


符离集烧鸡:!!!


他的脸都绿了,怒不可遏地指着你:“喂!你这女人怎么那么贪心啊?懂不懂知足?你这样和那些三妻四妾的男人有什么区别?!亏我还……还……”


你稍微动了下脑子,大抵明白他在想什么,于是笑眯眯地道:“阿符也很好哦,朝气蓬勃的少年人谁不喜欢呢?虽然大家都很好,但我喜欢的是阿符。”


他的话戛然而止:“……”


他收回指着你的手:“……”


啧,该死!耳根子好像在发烫!


也不知道红了没有,红到什么程度看不看得出来,他以防万一地将帽檐往下拉,刚收回手觉得不够,又往下拉了拉。


“咳,那什么,”他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眼神有些飘,“我,我看你挺忙的,就不打扰你了。你慢慢忙,我先走了。”


你:?现在才看出来你忙?先前眼睛长后脑勺上了?


你好脾气地笑了笑,继续埋头于账本。


















臭鳜鱼



25


才到你胸口的男孩站在你面前,小小的手献上一个编织的花环,看上去有些忐忑:“这是春卷哥哥教我的,少主姐姐喜欢吗?”


你接过来戴在头上,没有半点敷衍,但也算不上亲密:“喜欢啊。”


臭鳜鱼抿唇一笑,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难得的红润。


“少主姐姐喜欢就好……”


面对小孩子的热情,你恰到好处地回应了一个友好的笑容,并不多言。







70


臭鳜鱼不见了。你和鹄羹分头找。


最后在草丛里找到了。他睡着了,将自己蜷缩成一个小球,像一只小刺猬将自己保护起来,只不过刺是柔软的,不伤人。


悬了一天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你蹲下来想将他喊醒,在看见他眼窝处的乌青后迟疑了一下,然后将他抱起来。


“嗯……”他睡得并不安稳,不适地动了动,说着梦话,“少主姐姐……我以后不会拖后腿了……不要讨厌我……”


原来是担心你会讨厌他所以才躲起来?


你轻抚着他单薄的背脊,不管他听不听得见,轻声细语地哄道:“没事,不怪小鳜鱼,不讨厌你,你特别好,以后我们一起加油……”


不知道是听见了你说的话还是做了美梦,臭鳜鱼梦呓呢喃着,细嫩的声音轻轻飘散在风中。


“喜欢空桑,喜欢大家……”


“最喜欢……少主姐姐……”









100


你正躺在草坪上享受下午时光,突然感觉头顶一凉,一把油纸伞挡住了阳光。有人挨着你躺下,似乎怕打扰你,动作很小声。


“小鳜鱼?”


他被吓了一跳:“吵、吵到少主姐姐休息了吗?”


“没有,我还没睡着。”你打了个哈欠,“不过我不是在休息,是在偷懒。”


没想到你会偷懒,他惊讶得瞪大眼睛:“可…可是偷懒是不、不好的行为……”


“安心啦,只要锅包肉没发现就没事。”你发出惯犯的宣言。


“唔……”


他纠结地绞着手指,一时间难以抉择。你手一伸将臭鳜鱼揽在怀里,小小的一团抱着舒服极了。你亲他温凉的额头,诱哄的口吻:“小鳜鱼乖,陪姐姐偷懒好不好?”


臭鳜鱼脸红了,臭鳜鱼飘了,臭鳜鱼膨胀了。


臭鳜鱼将偷懒是不好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满脑子都是少主姐姐的那个亲亲,窝在你怀里细细软软地道:


“好,小鳜鱼乖乖的。”













川味火锅


25


“少主!”


少年人清亮的嗓音在喊你,你转身看见了川味火锅。他一只手抱着花椒八角,一只手挥舞着朝你打招呼。


你牵起嘴角回他一个礼貌的微笑,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一个原地傻笑的川味火锅。


她,她对我笑了。







80


川味火锅是比较活泼的火锅,经常笑嘻嘻的,不同于锅包肉公式化的皮笑肉不笑,他的笑容带着阳光的味道,让人看了心里暖暖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习惯看到他的笑容,一旦没有看见就会感觉心里缺了一块,空落落的很难受。


川味火锅察觉到你盯着他看很久了,疑惑地挠挠头,问道:“少主,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你摇头笑道,“我只是喜欢看你笑。”


咚、咚、咚——


川味火锅耳边是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几乎要震破耳膜。







100


川味火锅发现,比起他,你好像更喜欢花椒八角。


你抱着花椒八角正摸得开心,毛绒绒的手感爱不释手,完全把他晾在一边,川味火锅不开心地撇着嘴。


撸完花椒八角后你把它们还给川味火锅,看见他明显不高兴的表情,你关心地问道:“脸怎么垮成这样?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少主,我……”川味火锅手指挠了挠脸颊,似乎有些羞于启齿,“我好像吃醋了。”


“嗯?”你不解地看着他,“吃谁的醋?”


他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你,你好像能看见他身后耷拉下去的尾巴。他指着趴在他肩膀上的两只小熊猫,实话实话:


“花椒八角。”


顿了顿,川味火锅吸了吸鼻子,脸上是明晃晃的委屈,低声道:“少主宠它们不宠我。”


!!跟宠物争宠的火锅好可爱!


他的长相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你忍不住捏他的脸蛋:“胡说八道,它们是小宝贝,你才是我的大宝贝!”


川味火锅这才满意,握着你的手极其认真地确认一遍:


“那说好了,我做大,它们只能做小。”















德州扒鸡


40


德州扒鸡是一只严谨的鸡,对工作尽职尽责,你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你迎面遇上了正在巡视的德州扒鸡,几乎每天都能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点遇见他,你对他礼貌地笑了笑:“工作加油,德州。”


工作期间的德州扒鸡比较严肃,点头道:“少主也是,辛苦了。”


然后你们擦肩而过,各忙各的去。德州扒鸡看了眼手表,时间有些紧张,于是加快脚步。


每天都要绕这么远的路,他也习惯了。










80


一阵寒风吹来,你打了个喷嚏。


你吸了吸鼻子,一件披风及时地披在了你的身上,是德州扒鸡:“少主,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会降温。”


你鼻音浓重:“谢谢。”


身上暖和了,但脸还是冷的,夜风吹来又是一个哆嗦。你握住他的手腕,用他温暖的手心贴着你的脸蛋,满意道:“德州的手好暖和啊。”


“请住手,这样的行为有些过于轻佻了。”


……说得这么义正言辞算什么,德州你倒是把手收回去啊,光说不做有什么用!


手掌下是你冰凉的脸颊,软乎乎的。德州扒鸡忍不住轻轻捏了捏,嗯,很有弹性。手指细细摩挲着皮肤,嗯,很光滑。


直到对上你奇怪的眼神,德州扒鸡才猛地反应过来——他刚刚在做什么?


“……咳……”他心虚地收回手,手指捻了捻帽檐,脸颊有些红。气氛好像有些尴尬,要不要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


“少主脸长17.5厘米,脸宽11.8厘米。”


你:???


“是很标准的脸型。”


你:“……哦,谢谢。”










90


德州扒鸡有一个日记本,记录着你对他态度的变化,从一开始的礼貌疏离变成亲切友好,从量变到质变。在你主动拉他的手之后,他决定要为这个日记本画上终结的句号。


他跟你表白了。你确实对他有好感,而且还不止一点,但你觉得要慎重,于是跟他说你考虑考虑。


“好,我等你答复。”德州扒鸡点点头,一脸肃然地道,“事关少主的终身大事,我希望少主能好好考虑。”


……谈个恋爱怎么就终身大事了?


意识到他是要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你决定要更加慎重。你回房没多久,德州扒鸡就发消息来了。


德州:少主考虑好了吗?


你:还没


过了半个小时,他又发消息来了。


德州:考虑好了吗?


你:……


你:能不能多给我点时间


德州:那少主具体什么时候给我答复


你想了想,回道:明天吧


德州:👌🏻(然后下线了)


晚上沐浴过后你躺在床上考虑,最后决定答应他的表白。明天早上遇见再给他答复吧,你这样想着,熄灯准备睡觉,这时候听见手机叮咚一声。


这么晚了谁会消息给你?你疑惑地解开锁屏。


早上00:00


德州:现在已经是明天了,少主考虑好了吗?


你:“……”


你哭笑不得的同时心中有些甜蜜,马上回复了一个好,以免德州扒鸡夜长梦多。

















评论(53)

热度(1990)

  1. 共7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