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

随便说点啥
bg,bl都吃
但目前只写乙女
已退圈魔道乙女和逆水寒乙女,取关随意
很想养柯基或者拉布拉多⌯'ㅅ'⌯
张良永远是朕的皇后
墙头义勇憨憨,无限师父,张灵玉,锅包肉,龙井,chuya,楷楷,月牙儿,黑瞎,源稚生,白发仙,吾王比水
不追星
目前喜欢陈坤的颜

【食物语乙女】少主的不同好感度等级(一)

※ooc预警

※内含:锅包肉,龙井虾仁,佛跳墙,屠苏酒,糯米八宝鸭,松鼠鳜鱼,莲花血鸭

※别问我为什么又写好感度,问就是最近存心和它过不去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我一直把糯米八宝鸭看成八宝糯米鸡,直到评论区的小可爱提醒才擦亮眼睛……

※菜男人对少主始终满好感度


我是第二篇 







佛跳墙



0


在莺莺燕燕之中,佛跳墙抬眼对路过的你笑。


距离有点远,你看不到他眼中的深情,只觉莫名其妙。你素质良好地回以一笑,然后离开了大厅。


身后眷恋的目光一直跟随着,直到再也看不见你的身影。







60



“美人,这枚簪子很适合你。”


你回了一句过奖,并没有放在心上。佛跳墙抬手欲为你整理头发,你不动声色地隔开,却摸到了比以前粗糙的触感。


你愣了愣,查看他的手,果然起了茧子,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佛跳墙轻轻地抽回手,脸上看不出一丝勉强,笑语盈盈:“不必担心,只是近日做了些农活罢了。福某很开心为美人分忧。”


你望着佛跳墙的笑颜没有说话。方才他察觉到了你的抵触,便没有再伸手过来,只抬手撩了撩头发。


“福某去工作了。待会儿见,美人。”


“佛跳墙,”你喊住他,“我很喜欢你送的簪子,下次你可以帮我戴上么?”


佛跳墙一顿,回眸一笑,看上去很是欢喜。


“福某,自然是乐意之至。”






100



起床时刻,你看着压在身上的佛跳墙,道:“以后不要这样了。”


像是按了暂停键,佛跳墙的表情凝住了。僵硬地动了动唇角,强颜欢笑:“美人为何突然……?是福某哪里惹美人不快了么?”


“不是。”你好笑地看着明显想岔的佛跳墙,“我的意思是,你直接搬来和我一起睡。”


佛跳墙:!!!


看着你不似玩笑的表情,佛跳墙犹豫片刻,试探性地在你唇角吻了吻,很克制的蜻蜓点水。你没有抵触,他这才完全确认,躺下来将你搂在怀中。


“快起开,锅包肉要来了。”你推了推他。


“抱歉,我只是迫不及待地想体会与美人共枕而眠的感受。”


嘴上说着抱歉,佛跳墙却没有松手,把头埋在你肩窝处蹭了蹭。你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那福公是什么感受啊?”


“嗯……心被填得满满的。”他与你十指相扣,眼底柔情浓腻。


“很幸福……想和美人永远如此,彼此不分离。”











锅包肉:这就是你们赖床的理由?















锅包肉



-50


“锅包肉,这是这个月的工作报告,请查收。”


你恭敬地将报告呈给锅包肉,脸上带着疏离的客套。他接过报告,同样是无懈可击的笑容。


“辛苦了,少主。”


锅包肉走后,你收回微笑,捏了捏笑得有些僵硬的脸颊。迎面遇上佛跳墙,你下意识地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语气很亲昵。


“福公,下午好啊,明天要一起去玩吗?”


还没走远的锅包肉脚步顿了顿。


几秒后迈开脚步继续走,始终没有回头。









60



锅包肉感冒了。你很震惊。在你心目中,锅包肉的形象一直都很完美很高大,好像无论发生什么都有他顶着。


但他也不是神。


他坚持带病工作,你劝了两次也就随他了,端着饺子的药来书房找他。


见你亲自到来,锅包肉难得没有掩饰好情绪,露出一点讶然:“少主?”


你调侃道:“没想到钢铁管家也会生病啊。”把药搁在书桌上,在他对面坐下,撑着下颚笑吟吟地看着他,“喝吧,不苦的,一点也不苦哦。”


饺子的药怎么可能不苦。锅包肉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幸灾乐祸的你,端起药碗一饮而尽,面不改色地笑道:“确实不苦,多谢少主关心。”


是个狠人。


“谁关心你啦,话不要乱讲……”你有点尴尬。


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埋头继续工作。你犹豫了片刻,往桌子上放了什么。然后起身悄然离去,以免打扰他工作。


门被你轻轻带上,锅包肉微微抬眼一扫,桌上放着两颗你喜欢的奶糖。


情不自禁地,他的嘴角染上了柔和笑意。








70


“锅包肉——猜猜我是谁——”


“您最近是不是太闲了,不如跟我去瀑布底下走一趟?”


被蒙住眼睛的锅包肉说出的话让你虎躯一震,你气馁地收回手:“什么嘛,我都压低嗓音了,你为什么认得出来?”


“您的变声技巧还不到家,需要多加练习。”


“是因为这样吗……”


你泄气地撇嘴,锅包肉笑而不语。


当然不是。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他都能认出来。










100



“学习是您自己的事,您必须要对自己负责。”


“所以我不学习碍着你了吗?”


“……哦?”


没有想到你会顶嘴,锅包肉先是愣了一瞬,然后露出了招牌式的危险笑容。


其实也不是对你的顶嘴不满,他只是惊讶于你语气中的肆无忌惮。你没有在他面前伪装自己的想法,说明着你们的关系变得亲密了。


虽然你没在他面前像对鹄羹那样撒娇,但这也是飞跃式的进步。


“听说您对高数很苦恼,是哪里不懂吗?”


见他一副要给你解答疑惑游刃有余的架势,你心里燃起了希望:“你会吗?”


他特意为你学的,已经学到大三的课程了,但锅包肉很谦虚:“只会一些,但应付大一的内容完全没有问题。”


锅包肉并不是会夸大其词的人,他这样一说你就知道高数有救了,感动地一把抱住他,在他面颊上响亮地“啵”了一口:“锅包肉你真好!”


少主这是在,跟他撒娇?


锅包肉捂着被你亲过的脸,突然觉得,他一点儿都不羡慕鹄羹了。












龙井虾仁



0


在路上与龙井虾仁正面碰上,你微笑着向他打招呼:“龙井居士,在空桑可还住得习惯?”


“尚可。”


“若是有什么需要,尽可跟我说。”


“多谢。”龙井虾仁依然冷淡,但也礼数周全。


不再多说什么,你道了句别便去工作了。


从头到尾你只说了短短几句话,他身侧的手僵硬地动了动。








70


你身边围着好一些食魂,欢声笑语连绵不绝。余光出现一抹翠绿衣角,你侧了侧头,果不其然,看见了龙井居士。


远远地,你冲他笑了笑。随即便移开了眼,继续和川味火锅他们聊天。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去。那句酝酿了许久邀请你来品茶的说辞终是没有说出口。


回去后不久,你却出乎意料地找上门来。


龙井虾仁愣了一下:“何事。”


“这话难道不应该是我问你吗?”你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你今天下午不是来找我的?”


你是特意来找他的,说明你有在关心他。龙井虾仁刚刚冷却的心,突然被捂得暖暖的。许久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淡淡开口:


“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不过既然来了,坐下来喝口茶再走罢。”









100



最近你每天都会到龙井虾仁这儿走一趟,遇到什么好玩的事都兴致勃勃地跟他分享。他从一开始的说你聒噪,变成了默默倾听,有时还会露出一两个很淡但是货真价实的微笑。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天龙井虾仁对你道:“你每日都来做客,不会累?”


你以为他被你吵得烦了,连忙道:“那我过几日再来?”


龙井虾仁沉默地抿唇。他分明不是这个意思。他是想让你搬过来和他一起住,但这怎么让他说出口?他不是那种不矜持的虾。


“……你莫多想,我并非此意。”斟酌一下说辞,龙井虾仁道,“我不会拦你,只是替你觉得麻烦罢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总该懂了吧?


你恍然大悟:“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龙井虾仁慢条斯理地呷了一口茶,掩饰嘴角的笑意。


”龙井你等着,我明天就搬来你隔壁!”


“……”就这?就这?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你看见龙井脸上的表情破碎了。





龙井虾仁:我都说得如此直白了,为何你还是不懂?


你:?很直白吗?









屠苏酒



0


路过屠苏酒的医馆时,他正在问诊。你也不打扰,和鹄羹讨论着农场的收成,渐行渐远。


病人见屠苏酒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战战兢兢地道:“医生,我是不是快不行了?”


“准备好棺材入土为安吧。”


病人吓得膝盖一软差点跪下,屠苏酒不耐烦地一抬手,催促他赶紧离开:“行了,普通的风寒之症也能把你吓成这样。”


屠苏酒沉着脸,看着你离去的方向。


跟他打个招呼,很难吗?跟他说一句午安,很难吗?对他笑一笑,很难吗?









70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尽管屠苏酒嘴上不饶人,但对待病人是无可否认的尽心尽力,来找他看病的人越来越多,药也用得很快。


午间时刻鲜少有人来问诊,屠苏酒手撑着脑袋小憩。他今天早上去摘采草药,定是累坏了。


早春寒凉,你将一件外衣披在他身上,又倒了一杯醒神绿茶放置好,这才默不作声地离开。


在你离开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手摸着身上的外衣,对你田螺姑娘的行为骂了声蠢,眉目间却尽是喜悦。


哼哼哼,徒儿总归是关心他的。








100


最近身体情况好了很多,半透明的小腿也逐渐实体化。


屠苏酒惊讶于身体的好转,却也没深究,直到有一天看到了餐馆的传单,什么“我有故事你有屠苏酒吗”“我喝的不是屠苏酒而是寂寞”,一看就觉得傻兮兮的。


屠苏酒本想嗤之以鼻,眼睛却突然变得酸涩,有种落泪的冲动,到底还是忍住了。


结束了白天的工作,你跟屠苏酒说起空桑的趣事,最后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最近身体如何?”


“还能如何?也就这样了。”见你难掩失落地低下头,屠苏酒心里一暖,却佯装嫌弃地道:“我坐着轮椅你都这么能闹腾,若我能跑能跳,你岂不是要闹翻天。”


你猛地抬起头,惊喜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师父你……”


屠苏酒哼了哼:“别高兴得太早,要是敢把我这儿闹得不安生,就等着被赶出去吧。”


见你嘿嘿傻笑着,屠苏酒似是惨不忍睹地撇开视线,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却勾了勾唇角。


他脸上的嫌弃,其实也只是看上去罢了。
















莲花血鸭



20


莲花血鸭晚上睡不好,你便送去沉香。可听说并没有什么用,你亲自去看他是个什么情况。


“一个恶鬼也会有人担心?”他自嘲地笑笑,“是老毛病了,我没事。”


看他这个样子不像没事,你皱眉迟疑片刻,还是决定随他去,毕竟有些事管得太多不太好,于是道了句别,起身离开。


房间再次恢复黑暗。


唯一的光离他而去。









75



在得知莲花血鸭做噩梦的原因后,你在网上找了很多心灵鸡汤,挑选了觉得有用的内容发给莲花血鸭。


手机叮咚一声,是他设置的特别提示音,莲花血鸭拿起来一看,果然又是开导他的话。空桑少主到底还只是个孩子,真正的伤痛不是几句话就能抹去的。


尽管没用,但他会一字不漏地看完。


因为这是你发给他的。


莲花血鸭盯了很久那句每日照例的晚安,然后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披衣下床。


整夜不眠于他而言并非什么稀奇事。总比做噩梦好。









100



“你来做什么?”


莲花血鸭一回来便看见你坐在他床上,面对他的询问,你拿着几张抄着歌词的纸张,有些紧张地道:“我来唱儿歌哄你睡觉。”


“……什么歌?”


莲花血鸭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虽然他觉得给一个恶鬼唱儿歌很奇怪,但在你的坚持下妥协了。


他枕在你的大腿上,紧紧地攥着你的手,像是一个在沙漠中流浪的人发现了一片绿洲,又像是在黑暗中踽踽独行的人看见了指路的星光。


那些揉着血与泪的刀光剑影,在你柔软的歌声中逐渐模糊。


——嘘。


——莲华他睡着了。











糯米八宝鸭



20


“少主少主,八宝好喜欢你鸭!八宝一看见少主就会心情很好,少主喜不喜欢八宝呢?”


糯米八宝鸭眼睛亮亮地看着你,满脸的喜悦。你看了他半晌,然后抬手拍了拍他的肩,笑意温和却浅淡,声音也听不出明显的欢喜。


“八宝,我们都很喜欢你。”







85


糯米八宝鸭无意间提到他以前被当成僵尸过,你看到了他脸上的落寞,心里莫名一紧。


然后他兴高采烈地说起当了道长后人们对他的印象慢慢改观了,但还是不少人看见他淡紫色的皮肤会害怕。


“少主,你觉得我的肤色很奇怪吗?”他眼巴巴地看着你,似乎害怕你把他当成异类。


“是有点。”见他的眉毛和眼角失落地耷拉下来,委委屈屈的,你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们这儿有好多奇怪的人,一家人嘛,就是要整整齐齐。”


一家人……


他拽着你的衣袖问:“八宝和少主是一家人吗?”


“是哦。”你笑着道,“少主,也很喜欢八宝。”


仿佛有鲜活的血液注入身体,糯米八宝鸭的心脏突然跳得好快。








100


糯米八宝鸭回房发现床上鼓鼓的,还会动来动去,走上前好奇地掀开被子,结果看见了缩在他床上的你。


“少主,你怎么会在八宝的床上?”


你侧躺在床上,摆出一个很诱惑的姿势,露出线条优美的长腿和锁骨,抛了个媚眼:“八宝不是说我白白的嫩嫩的,看起来很可口吗?不如你……”话只说到这里,语气里的意味深长却惹人遐想。


糯米八宝鸭愣了一下,然后转身跑出了房间。


快得就像一阵龙卷风。


你:“……”难道是你想多了?


你坐起来,郁闷地看着自己的蕾丝吊带睡裙。或者说你的身材不够好?你的D不够大么?他还想怎样?啊?还想怎样?


正在考虑要不要买些木瓜来吃,这时候糯米八宝鸭回来了。他换上了睡衣,头发湿漉漉的,身上带着湿热的水汽。


“八宝?”他去洗澡了?


一股淡淡的沐浴露清香扑鼻而来,你只不过一个晃神,糯米八宝鸭就已经跃跃欲试地压了上来,脸上写满了振奋与激动,发尖滴下的水珠落在了你的锁骨上。


“虽然八宝一点也不白,但是八宝现在香香的嫩嫩的,一定也很可口哦!”


“少主少主,八宝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开始吧!”













松鼠鳜鱼




10


这个暗卫并没有什么存在感,你很多时候会不自觉地忽视这个人。偶然回头,会看见在暗处保护你的他。


你冲他感激地笑笑,很快就转回了头。松鼠鳜鱼一愣,没想到你会突然注意到他。


对着你的背影,他慢慢地牵了牵嘴角,回应了一个你看不到的笑容。






60



“松鼠鳜鱼。”


听见你喊他,松鼠鳜鱼一瞬便到了你面前:“少主有何事吩咐?”


你指向墙上的作息表格:“你一直在我身边?”


松鼠鳜鱼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问他的工作,但还是应了:“是。”


“我睡觉时在么?”


“在。”


“沐浴时呢?”


“……在。”


想起每天晚上浴室传来的水声,以及少女沐浴时哼歌的声音,松鼠鳜鱼低着头不敢看你,红着耳根辩解道:“但是在下会闭上眼睛,绝无半点冒犯少主的行为。”


“哦,这样啊。”


见他讷讷的有些害羞,你也不再逗他,拿起笔擅作主张地修改他的作息时间表,给他加了两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虽然有良好的职业道德的松鼠鳜鱼没有听话,让你无可奈何。






100



中秋节,你带着空桑的大家一起做月饼,吵吵闹闹的格外温馨。转过头想找松鼠鳜鱼,不出意料地在一个不远处的角落找到了他。


他很少在热闹的场合光明正大地出现,仿佛那些尘世喧嚣跟他毫无干系。但他不会寂寞吗?不会孤独吗?不会羡慕吗?你想拉着他的手,和他一起走到阳光之下。


“我想吃你做的月饼。”


他一愣:“可在下……”


“我教你。”


“……遵命。”


松鼠鳜鱼学得很认真,很快就做了好几个。你坏心眼地用满是面粉的手蹭他的脸颊,他下意识地抬手,你连忙制止:“你别擦!”


“是。”


闻言,松鼠鳜鱼没有丝毫犹豫就放下了手,脸上显得滑稽的面粉全部保留。


“松鼠你这样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


你笑嘻嘻地揭开他的面具,将他的整张脸都敷上了面粉。松鼠鳜鱼乖乖地站着垂眸看你,一动不动地任由你玩闹。


这是他第一次和你一起站在阳光下,而且不是以旁观者的身份。


松鼠鳜鱼默默地捂着怦怦直跳的心口。


——他,可以一直这样么?







































评论(197)

热度(6598)

  1. 共253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