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

随便说点啥
bg,bl都吃
但目前只写乙女
已退圈魔道乙女和逆水寒乙女,取关随意
很想养柯基或者拉布拉多⌯'ㅅ'⌯
张良永远是朕的皇后
墙头义勇憨憨,无限师父,张灵玉,锅包肉,龙井,chuya,楷楷,月牙儿,黑瞎,源稚生,白发仙,吾王比水
不追星
目前喜欢陈坤的颜

【食物语乙女】菜男人vs绿茶男

※ooc预警

※内含:锅包肉,龙井虾仁,灯影牛肉,莲花血鸭,屠苏酒,佛跳墙,麻婆豆腐

※现代paro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两个星期没更新了。。。










锅包肉




痛经的滋味妙不可言,你面色苍白地坐在办公室里上班,强撑着工作了一下午。


快要下班时你走出办公室想接杯热水,一个男同事见你脸色糟糕,关切地上前问:“小伊,你今天不舒服吗?”


你虚弱地点头:“嗯。”


“身体不舒服怎么不请假?女孩子不能这样对自己哦,你男朋友也真是,一点也不关心你吗?”


“是我自己不小心吃了雪糕,不关他的事。”


“怎么会不关他的事?关心女朋友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我要是有这么好的女朋友,我一定把她当成珍宝疼惜,真是便宜他了……”


听着他的话越来越奇怪,你蹙了眉正要说些什么,此时一道声音自远而近地从身后传来:


“没有及时发现爱人身体不适,确是我的失职。”


锅包肉?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锅包肉待人一向礼貌得体,微笑着向那名男同事点头:“这位先生说得对,小伊是我想要藏起来的私人珍宝。”


然后眉眼柔和地向你走来,见你嘴唇发白,他叹息一声,目露心疼和无奈,惩罚性地捏了捏你的鼻尖,语气颇有咬牙切齿的意味。


“趁我出差偷吃雪糕?你可真有能耐。”


下班时间已经到了,他旁若无人地俯下身将你拦腰抱起,你惊呼一声,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脖颈。那位男同事凑上来还想说些什么,锅包肉不动声色地避开他。


“她是我的爱人,未来会是我的妻子,余生会与我长相厮守。”


“所以我认为,同事之间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


锅包肉对他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彬彬有礼的甚至还用了敬词,却自有一股气势吓得别人双腿发软。


“先生,您说是吗?”
















龙井虾仁




你和龙井虾仁最近有点小矛盾,两人背对着躺在床上,你在空间里发了一个吐槽自家男友的朋友圈,不到两分钟就有人发私聊,问你和男朋友是怎么回事。


你随便回复几句,拿起睡衣去浴室洗澡,出来后看见龙井虾仁不知何时从床上坐了起来,抿唇看你,一言不发。


你不欲理他,拿起手机看见一条消息:


【抱歉,我刚才跟你打电话是你男朋友接的,他好像误会什么了】


你知道这个熟人是不可多见的绿茶男,所以一直以来对他不咸不淡。


他刚才跟龙井说了什么?


你不喜欢用吹风机,坐在床上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猜测,因为心里还在生气,所以强忍着不跟他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你的头发已经快要擦干了,躺下来盖好被子关好灯,眼睛才闭上没几分钟,龙井虾仁慢慢地从背后抱住了你,温暖宽阔的胸膛贴着你的后背。


他在示弱。


你心里的气消了不少,主动开口:“怎么了?”


沉默。


你敏锐地察觉他情绪不太对,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避而不答,只牛头不对马嘴地来了一句:“我想下月成婚,你意下如何?”


你错愕地追问:“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别生气,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


——你这么好的女孩子,配得上最好的人,所以不是你的错,是他不珍惜。


——小伊怎么不说话?心情不好?别难过,我一直在呢。


他只冷冷道了一句离她远些便挂掉电话,然后将你的手机放好,坐在床上一遍一遍地回想那几句能把小姑娘哄得心花怒放的花言巧语,只觉浑身如置冷泉般冰凉。


他当然相信你跟他没什么,但情深难免害怕。


你终于意识到问题不小,翻过身直面他,安抚地揉着他的耳垂,担心地道:“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他跟你说了什么?”


“无事。”


龙井虾仁紧紧地搂着你不放开,蹭在你颈窝处的呼吸有些紊乱,明显是心绪不稳心神不宁,在恐惧着什么。


“……我只是害怕再多的深情,都抵不过旁人的几句甜言蜜语。”













佛跳墙




放学时间到了,你站在一楼望着淅淅沥沥的雨点,有些懊恼昨天没看天气预报。


你一直和佛跳墙约好放学后在一楼汇合,今天你左等右等,都看不见他人影,这时你班上的一个男同学凑了过来。


“你男朋友还没来啊?不会是被其他女生绊住了吧?太受欢迎也是没办法。”


你在这段感情中本就不自信,听他这样一说,你捏紧书包带有些不安。


“今早我还看见校花跟他表白……哎,你别介意,你也不差,是我们年级的级花呢。实话实说,我对校花不感兴趣,我就只喜欢你。”


“巧了,我也只喜欢我家美人呢。”


一道温润的嗓音在身后响起,你转头看去,是姗姗来迟的佛跳墙。他拿着一把伞将其撑开,走过来亲昵地牵着你的手,眸中饱含歉意。


“抱歉,借伞耽误了些时间,我也忘记带伞了。”


然后他看向那个男生,柔和的笑意荡然无存,只余微凉的礼貌笑容。


“这位同学,如果今天早上你亲眼看见那位学妹来找我,那就应该清楚地听见我拒绝了,为什么不和美人把话说完呢?”


“你不可能不知道我和美人是两情相悦,如果你真的喜欢她,那应该祝福我们白头偕老,而不是挑拨我们之间的感情。”


佛跳墙待人素来绅士温和,可这次是着实把他气到了,说话难得语中带刺,拉着你的手也无意识地攥紧了力道。


那名男同学被他说得面色涨红,佛跳墙也不再搭理他,打着伞牵着你走入雨中,伞往你那边倾了大半,他的眉眼晕染着缠绵悱恻的烟雨蒙蒙。


“美人,你昨天不是说想吃火锅么?我中午就预订好了,我们走吧。”















屠苏酒




又一次被屠苏酒怼到生无可恋,你气呼呼地在朋友圈抱怨了一下,很快就有人在底下评论说他真过分。


评论的这个人是你的同事,平时有事没事经常往你身边凑,烦得要死,所以你没理他。


有一天屠苏酒来接你下班时,那名男同事正屁颠屁颠地跟在你后头,屠苏酒一见这画面,瞬间脸就黑了。


“你就是小伊的男朋友吧?久仰。我和小伊是普通朋友,平时你工作忙的时候我很照顾她的……”


屠苏酒打断他:“我认识你,我经常看见你在她的朋友圈里骂我。”


男同事无辜又迷茫地啊了一声:“没有的事,只是你们可能老是吵架,小伊她心情不好,我在安慰她……”


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屠苏酒脸都气红了,他本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骂起人来毫不客气,咄咄逼人夹枪带棒。


“就算我们吵架了,那也是我和她的事,和外人有什么关系?神经病,我看你是病得不轻。”


“既然你与她只是普通朋友,那就离她远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人要脸树要皮。”


“瞪我作甚?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除了你以外都是傻子?”


“退一万步讲,就算没有我,她和你也没可能,因为人和狗之间存在生殖隔离,懂吗?”


男同事被他骂得支吾着说不出话来。你十分解气,因为这位同事实在脸皮太厚,明明都说了你有男朋友还往上凑。


屠苏酒骂了一通这才稍稍解气,眼神往你那边一瞥,面色阴沉,山雨欲来。


“站在那儿做什么?还不赶快跟上来。”


“来啦来啦,屠苏,你刚才好帅啊。”你走过去挽着他的胳膊,笑嘻嘻地道。


闻言,他的脸色好了很多,最后朝那男同事翻了个白眼,犹不消气地掐了一把你腰间软肉,语气恨铁不成钢。


“哼,回去再找你算账。”

















灯影牛肉



今天气温骤降,一阵凉风吹来,你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一个男同事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你肩上,嘘寒问暖十分关切:“这么冷的天,小伊你可别感冒了啊,我会心疼的。”


“我家宝贝用不着你心疼,有我就够了。”


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是来接你下班的灯影牛肉。他将那件外套还给男同事,把自己的脱下来给你穿上,面上仍带着轻佻笑意,动作却强势霸道地搂住你的肩膀,屈指刮了刮你的鼻子。


“今早出门前我就提醒你带好外套,为什么不听我的?真是调皮的孩子。”


那名男同事好像根本不会看气氛:“你就是小伊的男朋友吧?我想你误会了,我和小伊只是普通朋友,我是不会影响你们的感情的……”


灯影牛肉懒得理他。


当天晚上你们准备做睡前运动时,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你在他的身下挣扎着拿到手机,看见来电显示正要调成静音置之不理,却被灯影牛肉制止了。


他拿过你的手机按下接听键,手机那头的男人声音回荡在房间内:“喂?小伊?”


你吓了一跳:“你干嘛?”


“我们叫给他听。”灯影牛肉拿开你捂着嘴的手,他的喘息声性感迷人,清晰地传到了手机那头的男人耳中。


“灯影!!你疯了!!!”


你试图夺过手机把电话挂掉,灯影牛肉却将手机扔到你够不着的地方。


“他好讨厌,仗着是你同事,欺负我不能时时刻刻在你身边。”


灯影牛肉用牙齿一颗颗解开你睡衣的纽扣,不疾不徐,湿热的舌头也一路舔到你的锁骨,引起一阵酥麻的颤栗。


“宝贝乖,放松些,让我进到最里面。”


他的手指插入你汗湿的长发,轻轻摩挲着你的头皮,一个又一个炽热濡湿的吻印在你光滑的脖颈上,安抚着你的身体让你放松。


在你被填满的一瞬间,他伏在你的颈窝处,粗重的chuǎn xī含着一声低笑:“我叫得好听吗?”


那男同事估计觉得尴尬,听了几分钟的活chūn宫就挂掉了电话。


事后灯影牛肉特地打了个电话给他。


“听见她为我动情的声音了吗?她由身到心,全都是我的哦。”


“既然你说你只是普通朋友,手脚就给我放干净点。”























莲花血鸭




你因为发高烧住院了,懒懒地躺在床上输液,许多朋友和同事一个接一个地来看望,最后来了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男同事。


正好是中午,他带来了一些饭菜摆在桌上。


“你还好吧?今天老板说你发烧请假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呢,我想着你是有男朋友的人,他应该把你照顾得好好的,怎么会发烧呢?”


你情商不低,这几句话下来越听越不对劲,你微笑着避开他递过来的筷子:“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不注意身体。”


“话可不能这么说,女朋友就是用来疼的,看你烧成这样,我都心疼了。你住院他也不在,真是个不称职的男朋友。”


说着,他伸手过来要试你额头的温度,你躲闪不及,此时一只手横过来捏着了他的手腕。


“称不称职由她说了算,你算是什么东西。”


莲花血鸭一只手提着刚下楼买来的食物,一只手提着他往旁边一扔。


男同事揉着手腕,调侃道:“你男朋友力气还真大,平时在家没什么特殊癖好吧?”


莲花血鸭呵了一声,不屑于跟他说话,喊来护士把他赶出去。


男同事还想说点什么,却被他的气势吓得一哆嗦。莲花血鸭是军人,高大精壮的身形在气场上占优势,平时板着脸的时候本就不怒自威,此时动了怒气,剑眉一皱,目光一凛,浑身的气势更是压得人喘不过气。


“我不喜欢她身上沾染别人的味道,脏。”


“她岂是你能觊觎的。”


“带上你的东西滚。”


















麻婆豆腐




气疯的麻婆豆腐就是一颗行走的炸弹,逮谁炸谁。


起因是你一个男性朋友的几句话:“哎呀,你男朋友好凶,怎么对你说话语气那么冲,小伊你要是不想和他打游戏,可以来找哥哥我哦……”


“你个短命娃儿鬼迷日眼①,天天往我女朋友身边凑以为我不晓得?!我凶哪个关你屁事!!”


那位男性朋友无奈地看着麻婆豆腐发脾气,又惋惜地看了你一眼,态度温和:“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这么凶,小伊她会害怕。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小伊有时候会找我打游戏,仅此而已。”


麻婆豆腐:!!!(╯‵□′)╯︵┴─┴


很明显,钢铁直男麻婆豆腐面对高级别的绿茶男是没有招架之力的,他完全没想到对方会如此极品,气得脸红脖子粗,撸起袖子冲上去就要动手。


“我日你家仙人板板②!!你居然还敢跟她打游戏!?”


“打人是不对的,豆儿你冷静,冷静!”


你死死抱住麻婆豆腐劲瘦腰身不让他过去,要是真打了,这么多人看着是要被拘留的!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护着他!?到底哪个是你男朋友?!今天我就把话搁这儿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豆儿你听我说,我只爱你,你不要打人,我不想去公安局捞你!”


你豁出去了,在光天化日之下往他嘴唇上啵了一口。


麻婆豆腐撸袖子的动作停住了:“……”


他耳根突地变红:“……”


你以一个吻平息了他的怒火。


最后,以麻婆豆腐的警告终结。


“你以后要是再敢纠缠她,看我不整死你。”


然后他狠狠地弹了你的额头,气愤残余。


“还有你个憨批,实话给你讲,要不是为了带你上分,那些智障游戏我才不会碰。”


“打游戏不找我找那种渣渣,我看你是脑阔有饼蹦,硬是哈戳戳瓜兮兮③。”













①鬼迷日眼:鬼头鬼脑,贬义词,常用以形容人和事很不好很龌龊

②我日你家仙人板板:骂人的话

③脑阔有饼蹦,硬是哈戳戳瓜兮兮:骂人傻





豆儿的四川话有参考,云贵川和重庆的小可爱应该能看懂

不喜勿看








注:


我超级喜欢写龙井委委屈屈地服软(变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