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

随便说点啥
bg,bl都吃
但目前只写乙女
已退圈魔道乙女和逆水寒乙女,取关随意
很想养柯基或者拉布拉多⌯'ㅅ'⌯
张良永远是朕的皇后
墙头义勇憨憨,无限师父,张灵玉,锅包肉,龙井,chuya,楷楷,月牙儿,黑瞎,源稚生,白发仙,吾王比水
不追星
目前喜欢陈坤的颜

【食物语乙女】少主的不同好感度等级(二)

※ooc预警

※内含:臭鳜鱼,川味火锅,德州扒鸡,鹄羹,符离集烧鸡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菜男人自始至终对少主都是满好感度

※对麻麻的初始好感度是最高哒٩(⑉Ծ^Ծ⑉)ᕗ



第一篇在这里 









鹄羹



60


你对这个长得很像天使的食魂印象很不错。


当亲手撕毁食魂们的契约,自责与悲痛将你淹没时,这个人出现了。


一身白衣如羽,浑身上下仿佛在发光,清澈澄明的眼睛透出一种温和的纯良,毫不在乎你的狼狈不堪,面带微笑地向你伸出手。


“终于……见到你了。”






80


在寻找故人的途中,这个温柔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地将你从泥潭中拉起来,同你说:“少主,跌倒了要站起来。别怕,我会一直牵着你的手。”


你咬咬牙爬起来,拍去了身上的泥泞。有时候你会想,那段时间如果没有鹄羹会不会更加艰难。


你郑重地对他说:“谢谢。”


鹄羹先是一愣,然后展颜笑了起来:“该说谢谢的是我们。”回应你的是头上那只温暖的掌心,以及始终如一的三月春风暖。


“谢谢少主给我们一个家。”


空桑日渐繁华,归家的食魂也越来越多,鹄羹从一开始的并肩而行,慢慢地退在了你身后。


少主走得太快,要追不上啦。鹄羹如是感叹,心里说不出欣慰与黯然孰多。


那双牵着的手,也该松开了。






100


你察觉到你们的距离越来越远,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


你决定主动一点。


“鹄羹,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吗?”


他对你说过很多话,不过你既然这样问,一定是很重要的内容。鹄羹只当是你心血来潮随口问那么一句,摸摸你的头配合地问道:


“不知少主说的是哪句话?”


“你说你会一直牵着我的手。”


他的手一顿,惊讶于你会记得很久之前的事。你握住鹄羹放在你头上的手,讨好地用脸颊蹭他的手背,甚至还亲昵地亲了亲。


“可以永远作数吗?”


明明你嘴唇的温度并不高,鹄羹却觉被你吻过的手背灼热得惊人,烫到了心里。


——这是一个根本无法拒绝的请求。


所以鹄羹回答得极快:“好。”源于一种温和的不自信,他紧接着补充了一句:“如果这是少主想要的话,永远永远……至死不渝。”












符离集烧鸡


0


你安排他去农场工作,符离集烧鸡抱着手臂,看起来不太耐烦:“嘁,真麻烦。没办法,既然人手不够,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你礼貌颔首:“谢谢你。”


“你什么你?我有名字的!”


你笑道:“谢谢符离集烧鸡。”


“这样叫你不嫌累?你直接叫我……”说到这里,符离集烧鸡顿了顿,局促地把视线移开,声音也小了下去:


“你,你可以像德州扒鸡那样叫我阿符。”


少年人到底城府不深,脸上的期待藏不住。你只是笑了笑,没有喊出这个亲密的称呼。







75


去打膳具的大家回来了,你亲自去接他们。符离集烧鸡的情况有点不太好,他右手臂上流了好多血,臭鳜鱼解释道:“少主姐姐,阿符哥哥帮我们挡了好几次攻击……”


你顿时严肃起来:“我带你去找饺子。”


“小伤而已,我没事。”他不以为意。


你不容置疑:“不管有没有事,你都流血了,必须去一趟医馆。”


“你怎么比德州还啰嗦,都说了没事,我……”手突然被你握住,少女的手柔软温热,清越的嗓音似在撒娇,在他心上惊起一丝丝的酥麻。


“阿符,真的不去吗?”


符离集烧鸡:“……”


糟糕,拒绝的话说不出口了。


“去就去。”语气不耐烦极了,被帽檐遮盖一半的脸上却飘来红云,看似不悦地嘟囔一声:“……麻烦。”







100


稳重型?德州么?锅包肉和八仙也是。


嘁。符离集烧鸡烦躁地挠着头发。


你在餐厅里看账本时他一脸烦躁走了进来,听见脚步声后你抬抬头,看见了不修边幅2.0版。虽然他总是不好好穿衣服,头发也不太齐整,但今天的头发乱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刚睡醒?


“呃……找我有事吗?”


“我问你,你觉得德州,锅包肉和八仙哪个好?”


你不知道他其实想问的是你喜欢哪一个,于是毫不犹豫地道:“当然都好啊。”


符离集烧鸡:!!!


他的脸都绿了,怒不可遏地指着你:“喂!你这女人怎么那么贪心啊?懂不懂知足?你这样和那些三妻四妾的男人有什么区别?!亏我还……还……”


你稍微动了下脑子,大抵明白他在想什么,于是笑眯眯地道:“阿符也很好哦,朝气蓬勃的少年人谁不喜欢呢?虽然大家都很好,但我喜欢的是阿符。”


他的话戛然而止:“……”


他收回指着你的手:“……”


啧,该死!耳根子好像在发烫!


也不知道红了没有,红到什么程度看不看得出来,他以防万一地将帽檐往下拉,刚收回手觉得不够,又往下拉了拉。


“咳,那什么,”他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眼神有些飘,“我,我看你挺忙的,就不打扰你了。你慢慢忙,我先走了。”


你:?现在才看出来你忙?先前眼睛长后脑勺上了?


你好脾气地笑了笑,继续埋头于账本。


















臭鳜鱼



25


才到你胸口的男孩站在你面前,小小的手献上一个编织的花环,看上去有些忐忑:“这是春卷哥哥教我的,少主姐姐喜欢吗?”


你接过来戴在头上,没有半点敷衍,但也算不上亲密:“喜欢啊。”


臭鳜鱼抿唇一笑,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难得的红润。


“少主姐姐喜欢就好……”


面对小孩子的热情,你恰到好处地回应了一个友好的笑容,并不多言。







70


臭鳜鱼不见了。你和鹄羹分头找。


最后在草丛里找到了。他睡着了,将自己蜷缩成一个小球,像一只小刺猬将自己保护起来,只不过刺是柔软的,不伤人。


悬了一天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你蹲下来想将他喊醒,在看见他眼窝处的乌青后迟疑了一下,然后将他抱起来。


“嗯……”他睡得并不安稳,不适地动了动,说着梦话,“少主姐姐……我以后不会拖后腿了……不要讨厌我……”


原来是担心你会讨厌他所以才躲起来?


你轻抚着他单薄的背脊,不管他听不听得见,轻声细语地哄道:“没事,不怪小鳜鱼,不讨厌你,你特别好,以后我们一起加油……”


不知道是听见了你说的话还是做了美梦,臭鳜鱼梦呓呢喃着,细嫩的声音轻轻飘散在风中。


“喜欢空桑,喜欢大家……”


“最喜欢……少主姐姐……”









100


你正躺在草坪上享受下午时光,突然感觉头顶一凉,一把油纸伞挡住了阳光。有人挨着你躺下,似乎怕打扰你,动作很小声。


“小鳜鱼?”


他被吓了一跳:“吵、吵到少主姐姐休息了吗?”


“没有,我还没睡着。”你打了个哈欠,“不过我不是在休息,是在偷懒。”


没想到你会偷懒,他惊讶得瞪大眼睛:“可…可是偷懒是不、不好的行为……”


“安心啦,只要锅包肉没发现就没事。”你发出惯犯的宣言。


“唔……”


他纠结地绞着手指,一时间难以抉择。你手一伸将臭鳜鱼揽在怀里,小小的一团抱着舒服极了。你亲他温凉的额头,诱哄的口吻:“小鳜鱼乖,陪姐姐偷懒好不好?”


臭鳜鱼脸红了,臭鳜鱼飘了,臭鳜鱼膨胀了。


臭鳜鱼将偷懒是不好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满脑子都是少主姐姐的那个亲亲,窝在你怀里细细软软地道:


“好,小鳜鱼乖乖的。”













川味火锅


25


“少主!”


少年人清亮的嗓音在喊你,你转身看见了川味火锅。他一只手抱着花椒八角,一只手挥舞着朝你打招呼。


你牵起嘴角回他一个礼貌的微笑,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一个原地傻笑的川味火锅。


她,她对我笑了。







80


川味火锅是比较活泼的火锅,经常笑嘻嘻的,不同于锅包肉公式化的皮笑肉不笑,他的笑容带着阳光的味道,让人看了心里暖暖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习惯看到他的笑容,一旦没有看见就会感觉心里缺了一块,空落落的很难受。


川味火锅察觉到你盯着他看很久了,疑惑地挠挠头,问道:“少主,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你摇头笑道,“我只是喜欢看你笑。”


咚、咚、咚——


川味火锅耳边是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几乎要震破耳膜。







100


川味火锅发现,比起他,你好像更喜欢花椒八角。


你抱着花椒八角正摸得开心,毛绒绒的手感爱不释手,完全把他晾在一边,川味火锅不开心地撇着嘴。


撸完花椒八角后你把它们还给川味火锅,看见他明显不高兴的表情,你关心地问道:“脸怎么垮成这样?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少主,我……”川味火锅手指挠了挠脸颊,似乎有些羞于启齿,“我好像吃醋了。”


“嗯?”你不解地看着他,“吃谁的醋?”


他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你,你好像能看见他身后耷拉下去的尾巴。他指着趴在他肩膀上的两只小熊猫,实话实话:


“花椒八角。”


顿了顿,川味火锅吸了吸鼻子,脸上是明晃晃的委屈,低声道:“少主宠它们不宠我。”


!!跟宠物争宠的火锅好可爱!


他的长相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你忍不住捏他的脸蛋:“胡说八道,它们是小宝贝,你才是我的大宝贝!”


川味火锅这才满意,握着你的手极其认真地确认一遍:


“那说好了,我做大,它们只能做小。”















德州扒鸡


40


德州扒鸡是一只严谨的鸡,对工作尽职尽责,你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你迎面遇上了正在巡视的德州扒鸡,几乎每天都能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点遇见他,你对他礼貌地笑了笑:“工作加油,德州。”


工作期间的德州扒鸡比较严肃,点头道:“少主也是,辛苦了。”


然后你们擦肩而过,各忙各的去。德州扒鸡看了眼手表,时间有些紧张,于是加快脚步。


每天都要绕这么远的路,他也习惯了。










80


一阵寒风吹来,你打了个喷嚏。


你吸了吸鼻子,一件披风及时地披在了你的身上,是德州扒鸡:“少主,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会降温。”


你鼻音浓重:“谢谢。”


身上暖和了,但脸还是冷的,夜风吹来又是一个哆嗦。你握住他的手腕,用他温暖的手心贴着你的脸蛋,满意道:“德州的手好暖和啊。”


“请住手,这样的行为有些过于轻佻了。”


……说得这么义正言辞算什么,德州你倒是把手收回去啊,光说不做有什么用!


手掌下是你冰凉的脸颊,软乎乎的。德州扒鸡忍不住轻轻捏了捏,嗯,很有弹性。手指细细摩挲着皮肤,嗯,很光滑。


直到对上你奇怪的眼神,德州扒鸡才猛地反应过来——他刚刚在做什么?


“……咳……”他心虚地收回手,手指捻了捻帽檐,脸颊有些红。气氛好像有些尴尬,要不要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


“少主脸长17.5厘米,脸宽11.8厘米。”


你:???


“是很标准的脸型。”


你:“……哦,谢谢。”










90


德州扒鸡有一个日记本,记录着你对他态度的变化,从一开始的礼貌疏离变成亲切友好,从量变到质变。在你主动拉他的手之后,他决定要为这个日记本画上终结的句号。


他跟你表白了。你确实对他有好感,而且还不止一点,但你觉得要慎重,于是跟他说你考虑考虑。


“好,我等你答复。”德州扒鸡点点头,一脸肃然地道,“事关少主的终身大事,我希望少主能好好考虑。”


……谈个恋爱怎么就终身大事了?


意识到他是要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你决定要更加慎重。你回房没多久,德州扒鸡就发消息来了。


德州:少主考虑好了吗?


你:还没


过了半个小时,他又发消息来了。


德州:考虑好了吗?


你:……


你:能不能多给我点时间


德州:那少主具体什么时候给我答复


你想了想,回道:明天吧


德州:👌🏻(然后下线了)


晚上沐浴过后你躺在床上考虑,最后决定答应他的表白。明天早上遇见再给他答复吧,你这样想着,熄灯准备睡觉,这时候听见手机叮咚一声。


这么晚了谁会消息给你?你疑惑地解开锁屏。


早上00:00


德州:现在已经是明天了,少主考虑好了吗?


你:“……”


你哭笑不得的同时心中有些甜蜜,马上回复了一个好,以免德州扒鸡夜长梦多。

















【食物语】你们要对本少主的周边做什么啊喂!

※ooc预警

※主要出场食魂:锅包肉,龙井虾仁,剁椒鱼头,德州扒鸡,风生水起,莲花血鸭,团子们(其他一些食魂也有出场)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最近空桑开始盛行一种潮流。
    
   
 要说这始端,大概就是从灯影牛肉房里你的等身抱枕被发现开始的。
    

从那天起,空桑可谓是暗潮汹涌,菜男人们开始疯狂地采购你的周边,路上相逢还时不时地拿出来炫耀一番,非要挣个高下,然而这一切并不被处在风暴中心的你所知晓。

    

       
        
   
     

德州扒鸡&小团子们
     
    

“叉烧仔你放手!这明明是我先看到的!”    
   
   
 “叉烧仔才不要放手,这是叉烧仔先碰到的!”
   
    
 “你、你们能不能放手,这是我付钱买的,呜……你们要是想要的话…能不能自己买、买……”
    
    
 青团、臭鳜鱼、冰糖葫芦和叉烧仔一群小团子正在争夺你的团子毛绒抱枕,争得不可开交,成功地吸引了巡逻视察的德州扒鸡。
    
   
 德州扒鸡走过来,抬起手表看了看:“你们在做什么?现在是十二点三十二分五十六秒,正是午休时间,禁止大声喧哗。”
   
   
 争得面红耳赤的青团气鼓鼓的:“德州哥哥你来得正好,你来评评理,这抱枕明明是我先看上的,是不是该归我?”
    
   
 冰糖葫芦立即反驳:“谁抢到就归谁,我们小孩子不讲先来后到的道理!”
    
   
 臭鳜鱼泪眼汪汪:“呜呜呜……是我付的钱,你们把姐姐给我好不好……”
    
   
 德州扒鸡看向八只小手手紧紧拽着的抱枕,那是少主的周边,毛绒绒的一小团,感觉……抱着会很舒服的样子。
    
   
 “争吵是不好的行为,”德州扒鸡取走抱枕,一脸的认真,义正言辞地说道,“为了防止你们继续争吵打扰别人休息,这抱枕我没收了。”
   
   
 被夺去抱枕的四只小团子愣了一愣,是冰糖葫芦最先反应过来,气呼呼地对着德州远去的背影一吼,气势直冲云霄。
      
   
 “德州哥哥你趁公牟取私利!太狡猾了!!我要告诉少主姐姐!大人最坏了!!”
    
   
 “德州哥哥你别以为我们没看到,你的手表里画着少主姐姐!那也是少主姐姐的周边对不对?”

   

   
 对不起,有时候大人真的为所欲为。
    
    
    
     
    
     
    
    
    
  剁椒鱼头 
   

    
       
 你看着满脸是泪的臭鳜鱼,好脾气地摸摸他的头,弯下腰道:“小鳜鱼,怎么哭成这样?被谁欺负了吗?”
    
   
 “没有谁欺负我……”臭鳜鱼嘤嘤嘤,宽大的袖口擦着眼泪,“是我不、不好,又惹鱼头哥哥生气了……我是不是…是不是很讨人厌……”
    
   
 剁椒鱼头吗?他最近和你玩鲨鱼拔牙的游戏,脾气应该好了很多呀?而且臭鳜鱼是很懂事的孩子,鱼头为什么又生气了呢?
    
   
 你疑惑不解,把臭鳜鱼安抚好就去找剁椒鱼头。
    
   
 你来到剁椒鱼头的房门前敲门,房间里有序的收拾东西的声音停了下来,传来他超大的质问声:“谁?!”
     
   
 声音带着怒气,像是正在做什么秘密的事被人打扰了一样,恼羞成怒。
    
     
 你笑道:“鱼头,是我。面对我你也要生气吗?”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过了几秒钟,房门微微打开一个小缝,剁椒鱼头的半张脸露了出来,紧张地看着你,小心翼翼地道:“你来做什么?”
    
   
 “听说小鳜鱼被你给凶哭了,我就来问问你。”
     
    
 剁椒鱼头揪着自己的围巾局促地捻了捻,有掩饰慌乱的意味,这个小动作被你尽收眼底,你问道:“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没、没什么……”他的眼神开始躲闪,不敢看你,“他来叫我起床,我有起床气,就一下子没忍住凶他几句,我一会儿就去向他道歉……”
    
   
 虽然这个理由很合理,但你隐约觉得事实并非如此。见他期期艾艾的样子,你总觉得他有什么在瞒着你,是房间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吗?
     

你踮起脚望了望房间里,但他的个头太高,再加上门只是半开,你完全看不到房间里的情况,很快就放弃了。
     
   
 人家虽然和你很熟,但朋友之间总有隐私的是不?既然他不想让你知道,那你就别去探究了吧。
    
    
 你马上就识时务地离开了:“那好吧,以后你多克制点脾气,我就先走了。”
    

剁椒鱼头看着你离去的背影松了口气,赶紧把门关上,回到了墙上天花板上贴着你的海报、照片和贴纸的房间。
     
   
 今早臭鳜鱼来叫他起床时差点走进来发现他的小秘密,所以他才会那么生气。
    
   
 本来墙上和天花板上都贴得满满的,但他觉得这样很容易被发现,所以臭鳜鱼走后,他就赶紧一张一张小心地撕下来,刚刚撤掉一半,你就来找他了。
    
   
 还好你没有深究,不然以后在你心里,他就是个变态了。
     
    
 劫后余生的剁椒鱼头忙不迭把剩下的全都撤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放到了密码箱里,谨慎地上了三层锁。

         

      

     

    

莲花血鸭
    

又一次迎接凯旋而归的莲花血鸭时,你突然发现今天的莲花血鸭和以前不太一样。
     
   
 哦,不一样的是他的长枪。
    
    
 他的枪尾上挂了一个剑穗,你好奇地问:“血鸭,你喜欢这个剑穗吗?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它和你剑上挂的一样。”莲花血鸭回想那个没有少主的群里,其他人说起的某一个词汇,“是你的同款剑穗。”
     
    
 “哇,真的好像诶,连这个结都编得一样,材质摸起来也差不多。”
    
    
 你把玩着这个白色的剑穗,很快就发觉不对劲。他身上以及长枪上都有血迹,但这个剑穗很干净,别说血了,连一丝灰尘都没有。
    
   
 你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为什么它没有沾到血?”
    
   
 “……我战斗前都会把它取下来。”
   
   
 莲花血鸭拥过你,低头在你颈窝处嗅了嗅,方才战斗时因血腥味而亢奋的情绪平息下来,他贪恋地愈加搂紧了你的腰肢,墨发蹭着你的肩膀,“它和你一样干净。”
    
   
 他前不久刚刚学会怎么使用手机,一进那个没有你的空桑群,就看到很多食魂都在晒你的周边。
    
     
 他不喜欢和别人比,也不认为自己适合出现在热闹的地方,所以没有去凑这个热闹,只是去买了一个你的同款剑穗。
     
    
 在每个难以安眠的夜晚,他就倚着床头,一遍一遍地抚摸着这枚剑穗。
       
      
 再后来他得知有耳机这个东西后,就偷偷录下你的声音,晚上就戴着耳机听,你温柔平和的声音治他的失眠和梦魇异常有效。
         
      
 要是能把你的气味保存下来就好了。
   
    
 莲花血鸭遗憾地想着。
     

    

    

   

   

锅包肉

    
 最近锅包肉开门会挡住你的视线,不让你看。偶尔你好奇地凑过去时,他就露出一个能把烤乳猪吓哭的笑容,硬生生地把你吓了回去。
       
   
 到底是为什么不让你看呢?
    
   
 开个门能有啥隐私???
   
    
 难道是他房间里有什么吗?不对啊,不止开房间门,他开仓库门、厨房门、大厅门……反正只要是开门,这个小气鬼都不让你看。
   
   
 好奇心过盛的你准备偷看,却被发现了,锅包肉笑得很是得体:“偷看是不好的行为,您说是不是,嗯?”
   
   
 锅包肉实在太警惕了,你怀疑他后脑勺上长了眼睛。
   
   
 后来你就完全放弃了,有时候在他开门的时候,你还会很体贴地闭上眼:“锅包肉你开吧,我不看,谁看谁是小狗。”
    
   
 锅包肉对此十分满意,真心实意地赞扬道:“如果您平时也能这么让人省心的话,我会减去不少麻烦。”
    
   
 你敢怒不敢言,心里友善地问候了他两句脏话。
    
    
 到底是什么秘密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你许久,后来忙着忙着就忘了,锅包肉表示这很好。
    
   
 不能让你发现他的钥匙扣是你的周边。
    
   
 千万不能。

   
 赌上他锅·魔鬼管家·包肉的名义。

        

               

           

    

    

    

    

   

    

龙井虾仁

      

这天你来找龙井虾仁的时候,看到他桌上的手机,正准备拿起看看,却被一把折扇拍掉了爪子。
    
   
 抬眼一看,龙井虾仁黑着张脸,翠绿色的眼眸乜斜着看你,面色不善:“你意欲何为?”    
   
   
 你知道他不喜别人碰他的东西,心里不免失望落寞——看来你和他的关系还没到特别亲密的地步啊。
   
   
 你赶紧道歉:“第一次见龙井有电子产品,我觉得不可思议罢了。是我太好奇了,对不起。”
   
   
 龙井虾仁不太自然地呷了口茶,捏着茶杯的手不易察觉地一抖,面色淡淡地道:“一些电子产品用着确实比较方便,我虽不喜,却也无可奈何。”
    
    
 “噢。”你理解地点点头,“能给我看看你的手机么?”
    
   
 龙井虾仁神色一凛,似有不悦,你补充道:“我不进去,我就看看外壳,我看你给你的手机套了壳。”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不给你看就是小气。若是那手机正常,他断不会有任何异议,但问题就在,这手机壳,是你的图片……
    
   
 龙井虾仁心中焦急,突然急中生智,沉下脸来试图让你知难而退:“堂堂空桑少主,居然如此无礼?”
    
   
 你被莫名其妙地怼了一下,又委屈又恼怒,最后念着好不容易来找他一次,就算了吧,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你干巴巴地道了一句歉,闷闷地低着头,气得不想说话。
    
   
 见状,龙井虾仁微微抿了抿唇,眼中闪过一次歉然和无措,颔首蹙眉片刻,将茶水缓缓推到你面前,放柔了声音:“我新泡的茶,你且尝尝。”
    
   
 你偷偷瞥了眼他,被他脸上极其浅淡却货真价实的微笑闪花了眼,马上就把刚才他的恶声恶气忘了,高高兴兴地捧起茶喝。
    
   
 龙井虾仁在你低头饮茶的瞬间,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你喜欢看他笑,可他生性淡薄,一向不喜。这次不枉他牺牲色相,总算安抚好你了。

        

    

   
      
   
    
     
   
 风生水起
   
     

相比起住在空桑与你朝夕相处的食魂,风生水起要自由得多——在收藏你的周边这方面。
    
    
 他桌上摆着你的手办,是他叫技艺高超的艺人做的,质量跟普通店里买的手办远远不是一个档次。
    
   
 他的书签也是专门找人订做的,上面是你的图片,栩栩如生,有你撒娇的图片,有你赌气时的图片,当然更多的是你的笑颜。
    
    
 他还有很多相框,里面摆着的都是你的照片。桌子没那么大,摆不下那么多照片,他就把叫人定制了一个更大的桌子,后来随着你的照片越来越多,再大的桌子也摆不下了,他就只好每天选一些放在桌子上。
   
   
 后来他灵机一动,墙不是还空着吗?
       
   
 他满意地环顾了一周满当当的墙,觉得身为龙王的自己可真是一个小机灵鬼。
    
   
 龙宫里堆积的公务已经只剩一点了,风生水起从一堆公文里抬起头来,揉了揉太阳穴缓解疲惫,然后抚上你的周边之一——手办。
    
   
 手办是你亭亭玉立地站着对他笑的模样,风生水起指尖轻轻滑过你小小的脸颊。
   
    
 他露出一个同样温柔的笑,像一个容易满足的小孩子一样开心,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远方的你说话,轻声道:“我马上就要去见你了。我很想你,你呢?想不想我?”

       
           
            
       
     
     
    
      
    
     
   
 你觉得这段时间,空桑的每个食魂都怪怪的。是《食物语》出了什么问题吗?你仔细检查几遍,发现并没有。
   
   
 直到有一天,你被一个陌生人邀进了一个群。
    
   
 这个群有很多人,全都是你熟悉的人。
   
   
 你进去想跟大家打个招呼,一进去就看到有他们在聊天,还没来得及看聊天内容,就被群主移出群聊。
   
   
 ???
    

艹,这群菜男人瞒着我干什么呢?
   
    
 你百思不得其解,却不知那个群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此刻的群里:
    
   
 空桑最帅被啊啊啊啊邀请进群
    
   
 空桑最帅被群主移出群
    
   
 臭鳜鱼:少主姐姐看到我们的聊天内容了吗?小鳜鱼会、会不会被少主姐姐讨厌啊QAQ
    
   
 风生水起:……我先去安抚海民。
    
   
 剁椒鱼头:是谁背叛了我们?!我要把他的脑壳给剁下来!!
    
   
 北京烤鸭:是哪个乱臣贼子把爱卿邀请进群的?给朕站出来!!现在主动承认,朕可以饶他死个全尸!(▼皿▼#) 
     
   
 符离集烧鸡:啧,@麻婆豆腐 是不是你?上次我和你抢少主手办,你是不是怀恨在心?
        
   
 麻婆豆腐:你妈个仙人板板,是我个铲铲!我自家都在这个群,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冰糖湘莲:呵。 
      
     
 腊味合蒸:(和善的微笑表情包)我的小本本已经准备好了。
   
    
 锅包肉:大家先冷静,她一进群我就把她秒删了,应该来不及看。
    
   
 太极芋泥:与其在这里猜是谁干的,不如先想想怎么应对主公。主公被我们移出群,一定会追根究底。
     
   
 八仙:太极芋泥所言极是,现在不是起内讧的时候。
   
   
 诗礼银杏:确实如此。
    
   
 双皮奶:那我们怎么办怎样做才能骗过少主少主这么聪明她应该会察觉到我们在骗她的吧要不我们干脆招了还能死得痛快些
    
   
 糖醋沅白:不行!我们要不抛弃,不放弃!
    
    
 小鸡炖蘑菇:@锅包肉@太极芋泥@鱼香肉丝 你们这些子人哈,平时看着聪明杠杠,咋这个时候脑壳都不灵光
    
   
 锅包肉: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夸我么🙂🙂🙂🙂
    
   
 鱼香肉丝:要大哥哥我去骗少主么?可我想让少主知道大哥哥我的心思哟~~~
    
   
 太极芋泥:容我想想。
   
   
 群里还在热烈讨论,太极芋泥敷衍了一句就退了出来,登上了自己的小号,看到少主问他是谁的消息,默默地把你拉入黑名单。
   
   
 他把自己所有的聊天记录删了,并且十天都没有冒泡,以前的消息已经被这十天的消息所掩盖了,你往上翻也翻不到。
    
    
 然后特意挑了个群主和管理员都不在的时间,用小号邀你进群,谁知平时这个点在沐浴的群主锅包肉居然在线。
    
   
 居然失策了。

    

  

   

    

    
 (风生水起那条消息不知道容不容易理解,就是他失态地引起了海啸,理智回来后就赶紧出发去安抚海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