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

随便说点啥
bg,bl都吃
但目前只写乙女
已退圈魔道乙女和逆水寒乙女,取关随意
很想养柯基或者拉布拉多⌯'ㅅ'⌯
张良永远是朕的皇后
墙头义勇憨憨,无限师父,张灵玉,锅包肉,龙井,chuya,楷楷,月牙儿,黑瞎,源稚生,白发仙,吾王比水
不追星
目前喜欢陈坤的颜

【食物语乙女】最忠诚的朋友

※ooc预警

※内含:锅包肉,龙井虾仁,一品锅,鹄羹,川味火锅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背景:

你有一只从小养到大的狗狗,在你长大后它寿终正寝了。






锅包肉



你闷闷不乐好几天了。瀑布和悬崖的训练照常完成,所有工作都做得很好,但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


他已经不止一次在叫你起床时发现你红肿的双眼,猜到你肯定是晚上在被窝里偷偷啜泣。


你不肯与他交心,锅包肉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他将你与狗狗的照片洗出来,和对待工作一样认真,按照时间顺序排序,一丝不苟地整理成一本厚厚的相册,然后将这本相册赠予你。


感情是需要寄托的,就像是你躺在冰棺里的那段时间,他经常对着你的旧物思人一样,所以他希望你能把相册当做感情寄托。


这个男人理智却又感性。


你翻看着相册,十几天以来在人前佯装的坚强很快崩塌,抱着锅包肉泣不成声。


“呜呜呜……它陪了我十几年,我从有记忆开始就认识它了……它的寿命为什么这么短啊,我真的好爱它……”


锅包肉长叹一声:“不止是您,它也陪伴了我十几年啊。”


“可是少主,人生中总会经历一些不可避免的别离,会经历许多不如意的事,很多事情我们是无法改变的,人最重要的是珍惜当下。”


你多大的人了,哭起来眼泪鼻涕不要形象地一起流,锅包肉很早就陪伴在你身边,见识过你比这更丢脸的模样,任由你把鼻涕擦在他一向整齐干净的衣服上,拇指擦去你的眼泪。


“它在天堂里想必很担心您,以后我们每个月都写一封给它,让我们的朋友放心,好吗?”














一品锅



“一品先生,我真的好难过……呜呜呜……我小时候害怕打雷,但有它在我就不会怕……它以前还为了保护我,和小混混打架伤了一条腿……它是陪着我长大的啊……”


他没有养过宠物。


以前在尚书府义妹倒是养过鹦鹉和波斯猫,他偶尔也会逗弄它们,但并没有很深的感情,所以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


一品锅将你抱在怀里,轻拍着你的后背安抚,努力地酝酿着措辞。


“相逢即是有缘,生离死别是人间常态,它的离开并非是让你伤心,而是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让你缅怀。”


但很显然,他的安慰并没有效果。


之后你收到了一幅画。


画作的主人公是一只拉布拉多,惟妙惟肖,长得很像你去世的爱宠。它头上顶着天使光环,是一只闪闪发光的小天使,朝着你吐舌头,灵动又娇憨。


空白处有一行字:


【能陪主人这么多年,我十分满足。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希望主人能一直开开心心。

                                      ——致我最爱的主人】


你捏着这幅画,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你的拉布拉多和一品先生,从来都是这么的温柔。












龙井虾仁



龙井虾仁不擅长安慰人,把一只年幼的柯基放到你面前:“莫哭。你若是想养,这只送你。”


你把那只小柯基推回给龙井虾仁,继续哭得天昏地暗。


“这根本不是养不养的问题……呜呜呜……龙井你知道吗,它是陪着我长大的,没有任何狗狗能代替它……呜呜呜……”


龙井虾仁不能感同身受,所以他只能说着并没有安慰作用的话:“莫哭,我亦会陪着你。”


你边哭边摇头:“这根本不一样,你又不是它,陪我有什么用啊……你根本就不懂呜呜呜……”


龙井虾仁抱着那只店主强力推荐的柯基,僵硬地站在原地,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余的事,说了多余的话。


不喜欢用电子产品的他艰难地用手机,上网搜索如何安慰失去宠物的人。


他找到了很多建议,作用却微乎其微,龙井虾仁只冷声道了一句“故弄玄虚”,把手机一关机扔在箱子里,不再打开。


他能做的,也只有默默地陪着你走出失去爱宠的阴影。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鹄羹



亲眼看着心爱的小姑娘日渐消瘦郁郁寡欢,对于鹄羹来说,无疑是一种内心的煎熬与折磨。


在狗狗去世之后,他没有一天晚上睡得好,满脑子都是你布满泪痕的脸。


几天后,鹄羹终于想到了解决办法,虽然不知道管不管用,但试试总是好的。


“少主,我昨天做了一个梦。”


你没精打采的:“嗯。”


鹄羹揉着你的脑袋,并不气馁,温声细语地继续道:“我梦见它了。”


直觉告诉你,鹄羹说的是你的拉布拉多。你终于提起了兴趣,抬起头问:“然后呢?”


“它摇着尾巴,问我它是不是一个好孩子,我摸着它的头回答它:是啊,在少主和我心中,小拉一直都是最棒的乖孩子。”


你静静地看着鹄羹,早已经哭肿的眼睛再次泪水盈眶。


“它还跟我说它很快就要投胎了,或许下辈子是一株草,一棵树,也或许还是你的拉布拉多。”


“小拉是一个温柔的孩子,它希望你不要再伤心了,因为不管下辈子会是什么,它都会想方设法来到你身边。”


你再也忍不住,蹲下来捂着脸嚎啕大哭。鹄羹也跟着蹲下来,将你圈在他的臂弯里,放由你将内心的情绪释放出来。


希望这是少主最后一次哭泣。


鹄羹这样想着。














川味火锅




在你的爱宠下葬的那一天,川味火锅手忙脚乱地安慰你:“少主别哭了,它一定不想看见你哭得这么伤心……”


你都快哭岔气了,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要是花椒八角没了,你希望我这样对你说吗?”


然后你抽抽噎噎地假设花椒八角没了会怎样,你们一起扳着手指数,不能陪他睡觉,不能在他做菜的时候帮他加佐料,不能陪他吃火锅……


你的哭声感染力太强,川味火锅数着数着,听着听着,也跟着哭了。


“呜呜呜……花椒八角,你们怎么就这么走了……”


花椒八角:???你醒醒,我们还在呢。


然后你们抱在一起哭得撕心裂肺。


几天后川味火锅提着行李箱找到你,递给你两张机票。


“川味?”


“少主,负面情绪一直闷在心里是不好的,我们一起去旅游到处走走,或许心情能好一些。”


空桑的大家都很担心你,但是谁劝都没用,包括川味火锅。转移你的注意力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于是他买了机票,收拾好衣服和所有的旅游必备用品。


“我东西都准备好了噻,就等少主你同意喽。”


川味火锅向你伸出手,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是你根本无法拒绝的阳光与温暖。


“跟我一起去成都散散心嘛。”


















注:


灵感来源于老家的狗狗,那是一只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狗,它在我初二的时候失踪了。


据说很多狗狗在生命终结之前会藏起来不让主人发现,听说它失踪的时候我眼眶一下子就湿了,当时我还在玩手机,但手机屏幕上是什么内容我已经看不清了,低着头自己掉眼泪不让我父母看见,因为我知道他们根本安慰不了我


现在大一回想起来还是有点难过。。。






【食物语乙女】少主的不同好感度等级(二)

※ooc预警

※内含:臭鳜鱼,川味火锅,德州扒鸡,鹄羹,符离集烧鸡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菜男人自始至终对少主都是满好感度

※对麻麻的初始好感度是最高哒٩(⑉Ծ^Ծ⑉)ᕗ



第一篇在这里 









鹄羹



60


你对这个长得很像天使的食魂印象很不错。


当亲手撕毁食魂们的契约,自责与悲痛将你淹没时,这个人出现了。


一身白衣如羽,浑身上下仿佛在发光,清澈澄明的眼睛透出一种温和的纯良,毫不在乎你的狼狈不堪,面带微笑地向你伸出手。


“终于……见到你了。”






80


在寻找故人的途中,这个温柔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地将你从泥潭中拉起来,同你说:“少主,跌倒了要站起来。别怕,我会一直牵着你的手。”


你咬咬牙爬起来,拍去了身上的泥泞。有时候你会想,那段时间如果没有鹄羹会不会更加艰难。


你郑重地对他说:“谢谢。”


鹄羹先是一愣,然后展颜笑了起来:“该说谢谢的是我们。”回应你的是头上那只温暖的掌心,以及始终如一的三月春风暖。


“谢谢少主给我们一个家。”


空桑日渐繁华,归家的食魂也越来越多,鹄羹从一开始的并肩而行,慢慢地退在了你身后。


少主走得太快,要追不上啦。鹄羹如是感叹,心里说不出欣慰与黯然孰多。


那双牵着的手,也该松开了。






100


你察觉到你们的距离越来越远,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


你决定主动一点。


“鹄羹,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吗?”


他对你说过很多话,不过你既然这样问,一定是很重要的内容。鹄羹只当是你心血来潮随口问那么一句,摸摸你的头配合地问道:


“不知少主说的是哪句话?”


“你说你会一直牵着我的手。”


他的手一顿,惊讶于你会记得很久之前的事。你握住鹄羹放在你头上的手,讨好地用脸颊蹭他的手背,甚至还亲昵地亲了亲。


“可以永远作数吗?”


明明你嘴唇的温度并不高,鹄羹却觉被你吻过的手背灼热得惊人,烫到了心里。


——这是一个根本无法拒绝的请求。


所以鹄羹回答得极快:“好。”源于一种温和的不自信,他紧接着补充了一句:“如果这是少主想要的话,永远永远……至死不渝。”












符离集烧鸡


0


你安排他去农场工作,符离集烧鸡抱着手臂,看起来不太耐烦:“嘁,真麻烦。没办法,既然人手不够,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你礼貌颔首:“谢谢你。”


“你什么你?我有名字的!”


你笑道:“谢谢符离集烧鸡。”


“这样叫你不嫌累?你直接叫我……”说到这里,符离集烧鸡顿了顿,局促地把视线移开,声音也小了下去:


“你,你可以像德州扒鸡那样叫我阿符。”


少年人到底城府不深,脸上的期待藏不住。你只是笑了笑,没有喊出这个亲密的称呼。







75


去打膳具的大家回来了,你亲自去接他们。符离集烧鸡的情况有点不太好,他右手臂上流了好多血,臭鳜鱼解释道:“少主姐姐,阿符哥哥帮我们挡了好几次攻击……”


你顿时严肃起来:“我带你去找饺子。”


“小伤而已,我没事。”他不以为意。


你不容置疑:“不管有没有事,你都流血了,必须去一趟医馆。”


“你怎么比德州还啰嗦,都说了没事,我……”手突然被你握住,少女的手柔软温热,清越的嗓音似在撒娇,在他心上惊起一丝丝的酥麻。


“阿符,真的不去吗?”


符离集烧鸡:“……”


糟糕,拒绝的话说不出口了。


“去就去。”语气不耐烦极了,被帽檐遮盖一半的脸上却飘来红云,看似不悦地嘟囔一声:“……麻烦。”







100


稳重型?德州么?锅包肉和八仙也是。


嘁。符离集烧鸡烦躁地挠着头发。


你在餐厅里看账本时他一脸烦躁走了进来,听见脚步声后你抬抬头,看见了不修边幅2.0版。虽然他总是不好好穿衣服,头发也不太齐整,但今天的头发乱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刚睡醒?


“呃……找我有事吗?”


“我问你,你觉得德州,锅包肉和八仙哪个好?”


你不知道他其实想问的是你喜欢哪一个,于是毫不犹豫地道:“当然都好啊。”


符离集烧鸡:!!!


他的脸都绿了,怒不可遏地指着你:“喂!你这女人怎么那么贪心啊?懂不懂知足?你这样和那些三妻四妾的男人有什么区别?!亏我还……还……”


你稍微动了下脑子,大抵明白他在想什么,于是笑眯眯地道:“阿符也很好哦,朝气蓬勃的少年人谁不喜欢呢?虽然大家都很好,但我喜欢的是阿符。”


他的话戛然而止:“……”


他收回指着你的手:“……”


啧,该死!耳根子好像在发烫!


也不知道红了没有,红到什么程度看不看得出来,他以防万一地将帽檐往下拉,刚收回手觉得不够,又往下拉了拉。


“咳,那什么,”他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眼神有些飘,“我,我看你挺忙的,就不打扰你了。你慢慢忙,我先走了。”


你:?现在才看出来你忙?先前眼睛长后脑勺上了?


你好脾气地笑了笑,继续埋头于账本。


















臭鳜鱼



25


才到你胸口的男孩站在你面前,小小的手献上一个编织的花环,看上去有些忐忑:“这是春卷哥哥教我的,少主姐姐喜欢吗?”


你接过来戴在头上,没有半点敷衍,但也算不上亲密:“喜欢啊。”


臭鳜鱼抿唇一笑,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难得的红润。


“少主姐姐喜欢就好……”


面对小孩子的热情,你恰到好处地回应了一个友好的笑容,并不多言。







70


臭鳜鱼不见了。你和鹄羹分头找。


最后在草丛里找到了。他睡着了,将自己蜷缩成一个小球,像一只小刺猬将自己保护起来,只不过刺是柔软的,不伤人。


悬了一天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你蹲下来想将他喊醒,在看见他眼窝处的乌青后迟疑了一下,然后将他抱起来。


“嗯……”他睡得并不安稳,不适地动了动,说着梦话,“少主姐姐……我以后不会拖后腿了……不要讨厌我……”


原来是担心你会讨厌他所以才躲起来?


你轻抚着他单薄的背脊,不管他听不听得见,轻声细语地哄道:“没事,不怪小鳜鱼,不讨厌你,你特别好,以后我们一起加油……”


不知道是听见了你说的话还是做了美梦,臭鳜鱼梦呓呢喃着,细嫩的声音轻轻飘散在风中。


“喜欢空桑,喜欢大家……”


“最喜欢……少主姐姐……”









100


你正躺在草坪上享受下午时光,突然感觉头顶一凉,一把油纸伞挡住了阳光。有人挨着你躺下,似乎怕打扰你,动作很小声。


“小鳜鱼?”


他被吓了一跳:“吵、吵到少主姐姐休息了吗?”


“没有,我还没睡着。”你打了个哈欠,“不过我不是在休息,是在偷懒。”


没想到你会偷懒,他惊讶得瞪大眼睛:“可…可是偷懒是不、不好的行为……”


“安心啦,只要锅包肉没发现就没事。”你发出惯犯的宣言。


“唔……”


他纠结地绞着手指,一时间难以抉择。你手一伸将臭鳜鱼揽在怀里,小小的一团抱着舒服极了。你亲他温凉的额头,诱哄的口吻:“小鳜鱼乖,陪姐姐偷懒好不好?”


臭鳜鱼脸红了,臭鳜鱼飘了,臭鳜鱼膨胀了。


臭鳜鱼将偷懒是不好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满脑子都是少主姐姐的那个亲亲,窝在你怀里细细软软地道:


“好,小鳜鱼乖乖的。”













川味火锅


25


“少主!”


少年人清亮的嗓音在喊你,你转身看见了川味火锅。他一只手抱着花椒八角,一只手挥舞着朝你打招呼。


你牵起嘴角回他一个礼貌的微笑,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一个原地傻笑的川味火锅。


她,她对我笑了。







80


川味火锅是比较活泼的火锅,经常笑嘻嘻的,不同于锅包肉公式化的皮笑肉不笑,他的笑容带着阳光的味道,让人看了心里暖暖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习惯看到他的笑容,一旦没有看见就会感觉心里缺了一块,空落落的很难受。


川味火锅察觉到你盯着他看很久了,疑惑地挠挠头,问道:“少主,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你摇头笑道,“我只是喜欢看你笑。”


咚、咚、咚——


川味火锅耳边是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几乎要震破耳膜。







100


川味火锅发现,比起他,你好像更喜欢花椒八角。


你抱着花椒八角正摸得开心,毛绒绒的手感爱不释手,完全把他晾在一边,川味火锅不开心地撇着嘴。


撸完花椒八角后你把它们还给川味火锅,看见他明显不高兴的表情,你关心地问道:“脸怎么垮成这样?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少主,我……”川味火锅手指挠了挠脸颊,似乎有些羞于启齿,“我好像吃醋了。”


“嗯?”你不解地看着他,“吃谁的醋?”


他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你,你好像能看见他身后耷拉下去的尾巴。他指着趴在他肩膀上的两只小熊猫,实话实话:


“花椒八角。”


顿了顿,川味火锅吸了吸鼻子,脸上是明晃晃的委屈,低声道:“少主宠它们不宠我。”


!!跟宠物争宠的火锅好可爱!


他的长相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你忍不住捏他的脸蛋:“胡说八道,它们是小宝贝,你才是我的大宝贝!”


川味火锅这才满意,握着你的手极其认真地确认一遍:


“那说好了,我做大,它们只能做小。”















德州扒鸡


40


德州扒鸡是一只严谨的鸡,对工作尽职尽责,你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你迎面遇上了正在巡视的德州扒鸡,几乎每天都能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点遇见他,你对他礼貌地笑了笑:“工作加油,德州。”


工作期间的德州扒鸡比较严肃,点头道:“少主也是,辛苦了。”


然后你们擦肩而过,各忙各的去。德州扒鸡看了眼手表,时间有些紧张,于是加快脚步。


每天都要绕这么远的路,他也习惯了。










80


一阵寒风吹来,你打了个喷嚏。


你吸了吸鼻子,一件披风及时地披在了你的身上,是德州扒鸡:“少主,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会降温。”


你鼻音浓重:“谢谢。”


身上暖和了,但脸还是冷的,夜风吹来又是一个哆嗦。你握住他的手腕,用他温暖的手心贴着你的脸蛋,满意道:“德州的手好暖和啊。”


“请住手,这样的行为有些过于轻佻了。”


……说得这么义正言辞算什么,德州你倒是把手收回去啊,光说不做有什么用!


手掌下是你冰凉的脸颊,软乎乎的。德州扒鸡忍不住轻轻捏了捏,嗯,很有弹性。手指细细摩挲着皮肤,嗯,很光滑。


直到对上你奇怪的眼神,德州扒鸡才猛地反应过来——他刚刚在做什么?


“……咳……”他心虚地收回手,手指捻了捻帽檐,脸颊有些红。气氛好像有些尴尬,要不要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


“少主脸长17.5厘米,脸宽11.8厘米。”


你:???


“是很标准的脸型。”


你:“……哦,谢谢。”










90


德州扒鸡有一个日记本,记录着你对他态度的变化,从一开始的礼貌疏离变成亲切友好,从量变到质变。在你主动拉他的手之后,他决定要为这个日记本画上终结的句号。


他跟你表白了。你确实对他有好感,而且还不止一点,但你觉得要慎重,于是跟他说你考虑考虑。


“好,我等你答复。”德州扒鸡点点头,一脸肃然地道,“事关少主的终身大事,我希望少主能好好考虑。”


……谈个恋爱怎么就终身大事了?


意识到他是要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你决定要更加慎重。你回房没多久,德州扒鸡就发消息来了。


德州:少主考虑好了吗?


你:还没


过了半个小时,他又发消息来了。


德州:考虑好了吗?


你:……


你:能不能多给我点时间


德州:那少主具体什么时候给我答复


你想了想,回道:明天吧


德州:👌🏻(然后下线了)


晚上沐浴过后你躺在床上考虑,最后决定答应他的表白。明天早上遇见再给他答复吧,你这样想着,熄灯准备睡觉,这时候听见手机叮咚一声。


这么晚了谁会消息给你?你疑惑地解开锁屏。


早上00:00


德州:现在已经是明天了,少主考虑好了吗?


你:“……”


你哭笑不得的同时心中有些甜蜜,马上回复了一个好,以免德州扒鸡夜长梦多。

















【食物语乙女】你也在刷少主的好感度吗(下)

※ooc预警

※内含:屠苏酒,鹄羹,太极芋泥,小笋,川味火锅,吉利虾,北京烤鸭

※写了好几个不擅长的人物,紧张ː̗̀(ꙨꙨ)ː̖́

※又名:食魂争宠记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想看上篇请戳它~ 



前情:



某一天,所有食魂都收到了管理司的短信:


【大家注意少主头上的数字。】


带着满腔疑问,食魂们找到了少主,果然看到了你头上的数字。


锅包肉召集食魂们开会讨论,众人莫衷一是,最后吉利虾捧着一本言情小说,头顶着爱心形状的呆毛,得出一个能掀起空桑腥风血雨的猜想。


“或许是少主对每个人的好感度!哦,月老,请你告诉我——谁会是少主的有缘人呢?”












屠苏酒



最近屠苏酒有点奇怪。他的日常毒舌消失了,你有些不习惯。


莫非是脾气变好了?


为了证实这个猜想,你有时间就会去在他面前刷存在感,做一些你以前不敢做的事。


你把他的头发扎成双马尾。


八十九……九十。


他忍。


你给他戴上猫咪发卡。镜子映着他忍气忍到微微狰狞的面孔,他左手死死按着自己的右手,生怕一个没忍住就把镜子砸了。


九十一……九十三。


忍,他要忍。


在某一天给他弄了个冲天炮发型后,他终于小宇宙爆发了。


“够了!忍你很久了!这段时间你在我头上作威作福,我哪一次不是低头让你爬上来?你简直太过分了!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说的就是你!!”


想起这段时间的憋屈,他脸都气红了。也不管什么劳什子的好感度了,啪的一大声,屠苏酒重重一拍轮椅扶手。


“孽徒!为师不发威,你还真当为师是忍者神龟了!?”


你温顺地低下头挨训,心里腹诽:师父果然还是这古怪脾气。


不过,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屠苏酒。


























鸡茸金丝笋



不明白为什么小少爷几次开口要说什么,一瞥见你的头顶又突然噤声了,像是避讳着什么,和屠苏酒的情况一模一样。


奇怪的事情发生很多次后,你都已经习惯了。


不知缘由,最近小笋的傲娇有所改善,你们相处起来也轻松了很多。


这天,他来送亲手制作的礼服,和前几天一样悄悄瞄你一眼,然后一脸震惊地后退好几步。


一百!


他又在看你的头顶。你照镜子再次确定头上真的什么都没有,不由心生疑惑。


“怎么了小笋?”


“仆从……你、你……”


鸡茸金丝笋漂亮的眼睛瞪得很大,手指着你半天都说不出所以然来。他脸上激动喜悦的表情太过于鲜活,你耐心地等他说下去,却见他最后憋红了脸,蓦地大叫一声:


“本少爷、本少爷是不会跟你结婚的!!!”


你:???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然后他扭身跑了出去,急哄哄的差点被门槛绊了个狗吃屎。


你:“……”谁能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吉利虾



平时吉利虾一看见你就会活力四射地跑来,一口一个的有缘人,叽叽喳喳的,可今天的吉利虾却沉默得不像吉利虾,头上的呆毛耷拉着勉强维持爱心形状。


至少一个小时过去了,他才开口道:“少主,我觉得我应该向你声明一下我的态度。”


“什么?”


“我……本来不想说的,但是真的忍不住了。”


你放下手中的工作准备倾听,“尽管说吧。”


“呜呜……少主真的太过分了。”


你:???


吉利虾:“我先声明,我没有在无理取闹。”


“……”铺垫了半天他到底想说什么!


发现你对他好感度是九十五之后,他兴冲冲地在群里面分享,结果好多人都比他高。明明他跟你说过不止一次你是他的有缘人,你却一直没给他一个能让他光明正大吃醋的名分。


谁还不是个宝宝啊,吉利虾很委屈。


“……我向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因为爱情象征着唯一,但来到这里遇见少主,慢慢的我觉得不是少主的唯一也无所谓了……我,我背弃了爱情的原则……”


说到这儿,吉利虾抬起头,眼眶微红,眼神却很坚定。你被他突然提高的音量吓了一大跳。


“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但是——我,吉利虾,绝不会做一只没名没分的虾!”


你:???什么玩意???


吉利虾头上颓丧的呆毛一下子翘了起来,精神抖擞,他握紧了自己的小拳头向你宣誓,颇有一种海誓山盟的郑重。


“少主,这是我最后的原则和底线!”



















太极芋泥



最近太极芋泥体贴得不像话,不仅帮你解决了一些头疼的难题,还时常嘘寒问暖。


你很感动,总觉得口头上的感谢太过于轻微,于是问他:“太极,谢谢你这段时间帮了我这么多忙,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九十五。


太极芋泥:“要什么都可以?”


“当然。”


太极芋泥轻摇团扇,状似沉思。你已经做好了摘星星摘月亮的准备,谁知他对你笑了笑,最后只道:“那主公就跟我说一句晚安吧。”


你:“……就这?”


“如果主公不感到为难,我还想要一句早安。”


月色下看美人,别有一番风情。太极芋泥脸颊的轮廓朦朦胧胧,被月色晕染得很温柔,他似乎在含笑看着你,笑意盈盈间眼波流转。


“主公应否?”


他为你尽心尽力,所图的不过就是清晨的一句早安和夜色的一句晚安,你感动得无与伦比。


得策士如此,你复何求!


九十七……九十九……一百。


太极芋泥眯起眼笑了。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川味火锅



你正在田间帮忙大家工作,日头正晒,热得出了一身的汗。暂时停下来休息一小会儿,有两只毛绒绒的小家伙爬上了你的肩膀。


“花椒八角?”你讶然。


九十四。


花椒捏着一把团扇给你扇风,八角则是用帕子给你擦汗。它们和川味火锅一向是形影不离,既然出现在这里,那……?


八角又递了一瓶水来,你欣然接过:“谢谢你们哦花椒八角,你们的主人也来了吗?”


摇头。


“是他让你们来的?”


点头。


你心里一暖,依次摸过它们的脑袋:“回去吧。替我谢谢你们主人。”


九十八。


它们看得见你头顶上的数字,马上回去跟主人报告。在厨房工作的川味火锅手一抖,哐当一声锅铲掉了,举起花椒八角往上一抛,被脾气比较暴躁的八角扇了一把爪也浑然没有注意。



“花椒八角很得行嘛!巴适!”


“今晚我们一起吃火锅庆祝,不辣不归!”








注:

很得行→很厉害



















鹄羹




鹄羹发现,你不太喜欢他唠叨。


他只要唠叨超过半小时,好感度就会下降,你还会打断他:“鹄羹啊,我在你心中是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鹄羹还发现,你很喜欢找他身上的点心,因为这时候好感度会上升。不由感叹:少主还是小孩子呢。


“少主是在找我口袋里的点心吗?”


他的衣服是露肩的,你每次都会把手伸进去。那双软软的手抚过他的颈窝、胸膛和锁骨,这些都是他的敏感部位,但你还没找到点心,他得坚持住。


九十……九十二……九十五。


你的手还在他的皮肤上摩挲,甚至揉揉捏捏,鹄羹察觉到哪里不对劲儿,但听见你苦恼的一句“怎么还没找到”,很快就打消了疑虑。


过了好几分钟,你才惊喜地欢呼道:“呀,终于找到啦!”


他一般都会把点心藏在几个老地方,但你总是把他浑身上下都检查个遍才能找到。笨笨的少主好可爱。


但他不能这样说,因为可能会打击到你的自信心,所以鹄羹温和地摸着你的头,坚持贯彻鼓励式教育。


“少主很棒,但下次要加油哦。”


四舍五入被抹吃干净的鹄羹今天也沉浸在少主的可爱中不可自拔。


你:不,鹄羹,笨的是你,可爱的也是你。





































北京烤鸭



鸭一鸭二整天围着你嘎嘎嘎的,你烦不胜烦,左手鸭一右手鸭二带到北京烤鸭面前。


见你到来,北京烤鸭喜不自胜。但他是帝王,要成熟,所以他勉强稳住了激动得快要站起来的身体,只对你一点头:“爱卿你来了。”


期待地看向你的头顶。


九十。


……居然比昨天低了一分!!


“晚上好啊鸭鸭,我是来送鸭一鸭二回来的,下次有时间我再来陪它们玩儿。”


还有好多工作,你便不再停留,干脆利落地挥手道别:“鸭鸭,我还有事,就先走啦。”


“爱卿!”


北京烤鸭伸出尔康手,眼睁睁地见你没待几分钟就走了,你把门带上后他质问鸭一鸭二:“朕派你们去讨好爱卿,为何爱卿对朕的好感度不升反降?”


天子一怒,鸭一鸭二瑟瑟发抖。


他豁然起身,背着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仿佛这样才能平息怒火。


“为朕分忧是臣子的本分,你们瞧瞧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是在给朕添堵!信不信朕把你们贬为庶民?!”


想起某川菜成功地让宠物刷高了好感度,北京烤鸭更是憋屈,脖子都给这俩蠢臣气红了,最后一甩袖子,恨铁不成钢。


“朕要你们何用!要你们何用啊!!”


“你们的宰相之职,没了!!”























我有话说:


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流动的,而且人都有情绪,别人做了让你开心的事,好感度上升,反之则会下降,但一般都会在一个固定值上下浮动,世间唯一永恒的就是变化,少主在那一瞬间对他们的好感度或许会变,但那只是浮于表面,少主内心深处对他们的感情是不会有多大的变化的


食魂们都很爱少主,不仅是以爱情还是亲情的形式,所以会忍不住观察好感度变化,会下意识地做出讨好少主的事


就像子推燕说的“输便痛苦赢便满足”,食魂们患得患失,长此以往,当他们一直关注少主的情绪而忽略我自身的时候,会不会迷失自己呢?


每个人都是属于自己的个体,要先有自我,才能去追求其他


这篇文的本意是大家爽我也爽,但认真来说,食魂们没必要去迎合少主,在少主心里不管他们什么样都是家人♡


好感度这种bug不能开太久,十几天就好,原谅我不会写结尾(╥╯﹏╰╥)ง


经一个朋友提点,我才想到这一层,就在这里稍微备注一下














【食物语乙女】当你喜欢过别人(第二弹)

※ooc预警

※内含:屠苏酒,东璧龙珠,川味火锅,北京烤鸭,莲花血鸭,扬州炒饭,麻婆豆腐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双方关系比较和谐,因为我不喜欢撕起来

※屠苏是我空桑二老婆!这男人太香了!!(发出鸡叫)

※第一弹在这里哟~

当你喜欢过别人 







东璧龙珠



窗帘拉紧严实,光线晦暗不明。


你的胸腹贴伏在冰冷的墙上,双手被反剪到背后,他从身后将你禁锢在怀抱与墙面之间。


“你从刚才起就在说些什么奇怪的话!”


“物证已在我手中,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看不到他的身体,但你的臀部能感受到他贴上来的大腿,背部能感受到他温热精壮的胸膛。这是一个对女性来说很危险的姿势,尽管两人的衣物暂且整齐妥帖。


“什、什么物证?”


他从身后将一张照片递到了你眼前,那是一个陌生男子亲吻你额头的画面。


“我可以解释,我们以前交往过,但但但是!你来之前就已经分手了,我也早就不喜欢他了。”


他拿着照片的手挨着你的侧脸,你扭过头,讨好地吻住他突出分明的手指骨节。


“我现在喜欢的是你。”


不知道他的脸色有没有好一些,但从他的动作看出,他好像没有放过你的打算。


脖颈一湿,带着男人呼吸的滚烫,你颤着身子一声吟哦:“唔……你在、在做什么呀?”


“收集证据。”


“什么证据?”


“你喜欢我的证据。”


拉了窗帘的房间里闷热起来,充斥着男人逐渐变得粗重的呼吸声,以及女子像猫儿似的被惊扰的嘤吟。


“我的华生,无论你想证明什么,都必须要有证据。”


东璧龙珠另一只手扳住你的下颚,贴过去在你嘴唇上舔舐着。在这个阴仄的空间里,两人滚热的鼻息暧昧地交织着,你的臀部感受到了男人的炙热。


高大的猎豹将娇小的猎物压迫在阴暗的角落,舔着爪子开始进食。


“所以,回应我。”












麻婆豆腐



“你们早就分手了,你个瓜娃子看锤子看!?再看我媳妇儿我给你一耳屎!给老子麻溜爬远点儿!!”






(一耳屎:一巴掌)

(麻溜:麻利)














屠苏酒



你的前任性格开朗,以前和你交往时和一些食魂关系很好,现在他来空桑做客,你便带着和他有交情的食魂接待。


他爱喝酒,太白鸭这个新食魂跟他合得来,冰糖葫芦在一边道:“说到新来的大哥哥,我们这里还来了一个脾气古怪的医生呢!”


他的背后是脸色发黑的屠苏酒,你心里咯噔一声,赶紧支开冰糖葫芦:“小葫芦,酒不够了,你帮我拿几瓶回来。”


他听话去了,你走过去给屠苏酒推轮椅,对着前任笑道:“这是我现在的恋人,有时间来喝我们的喜酒,给你多发几颗喜糖哦。”


屠苏酒面色稍缓,嘴上却反驳道:“谁跟你是恋人?当真大逆不道。”


傲娇?呵呵,那我给你治治。


“哦,他是我师父,刚才我开玩笑的。”


屠苏酒:“……”


他铁青着脸,拍开你推着他轮椅的手,恶声恶气地道:“放手,不用你推!”


前任打圆场:“你男朋友脾气不太好,哄一哄就好了,我就先走了。”


这就是你分手后和他做朋友的原因之一,他性子洒脱,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更何况当初两人对彼此的感情都不算深,所以没有什么老死不相往来的说法。


“那我送你。”


你跟上去,前任看了眼快要气炸的屠苏酒,笑着冲你使眼色:“不用了。”


“那怎么行?你是……”客人,当然得送了。


“别人都说不用了,还死皮赖脸地跟上去,你的脸皮是什么做的?”屠苏酒幽幽道。


他说话难听,你只差点没背过气去,暗示自己要心平气和,微笑着道:“师父,我在送客人,这是基本的礼貌,你到底在跟我置什么气?”


“笑得脸部肌肉僵硬,丑死了。”


“……”


你花了半分钟冷静下来,道:“师父,跟你商量件事。以后我们吵架的话,就对彼此说一句‘我喜欢你’。”


“为何?”


“因为情侣之间大多都是因为喜欢对方才会发生矛盾的,就像今天,你是因为吃我前任的醋才会口不择言,对不对?”


屠苏酒不说话,你在他面前蹲下,趴在他的双腿上。拉着他的手,食指轻轻画个爱心,掌心酥痒的触感让他心间一阵颤动。


你仰头看着他,盈盈笑道:“我喜欢你。”


或许是你眼中的深情让他心动害羞,又或许是余怒未消,屠苏酒移开目光不跟你对视,硬邦邦地道:“你以为这样说了我就会消气?”


你见他如此,便知他消气了。你哄他,但他不哄你,这个认知让你起了坏心眼。


“虽然是差点成为你徒婿的人,但他人还可以,你以后可以跟他来往。”


真真哪壶不开提哪壶,屠苏酒脸色一变,速度之快令你咋舌。


“不可能!”


你爬起来坐在他大腿上,双臂抱着他的脖颈,笑嘻嘻地道:“刚刚我说什么?以后闹矛盾了,要怎么办?”


他很快便明白了你的意图,被你贴着的身体僵硬着,闭着嘴不肯开口。你继续说前任是什么样的人,他听得额角青筋暴起,几分钟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沉着脸打断。


“我知道了,闭嘴。在我面前说他的好,当我是死的吗?”


他扭过头,暴露出来的耳尖红红的,别扭地小声道:“我喜欢你。……咳,满意了?”


害羞的劲儿过去了,屠苏酒转过头见你笑呵呵的,似是气不过,屈指不轻不重地弹你脑门,笑骂一声:


“孽徒。”








(这个“我喜欢你”的剧情并非原创)







川味火锅



锅包肉没收一天你的手机,傍晚你才收回,手机锁屏上显示着99+的消息。


是川味火锅。


你戳开一看,起码有五十几条全是委屈的各种表情包,手快翻抽筋了才看到有意义的消息。


川味火锅:『少主为什么还和他有来往?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是花椒八角不可爱了,还是火锅不好吃了?为什么他回来后你就不回我消息了?』


川味火锅:『Σ(ŎдŎ|||)ノノ难道……!难道!!』


你继续看下去,看他能难道出什么所以然来。


川味火锅:『难道我是他的替身!!所以他回来了我就要走了!!!』


川味火锅:


你:……呵呵。


川味火锅:戳一戳×10


川味火锅:『为什么不理我?是心虚了吗?』


川味火锅:


你头疼地扶额,马上回消息。


你:『我的手机被锅包肉没收了,不知道你发消息。』


你:『我不是和他单独合照,锅包肉杵在旁边这么大一个人你看不见?』


他秒回:『可是你还是和他合照了QAQ』


你:『我们早就分手了,现在只是朋友而已。朋友来访,我和锅包肉不应该欢迎么?』


川味火锅:『真的只是朋友?』


你:『如果你不希望我和他来往的话,我以后就不和他见面了,接待什么的由锅包肉来。』


川味火锅:『唔……少主,其实没必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叭,我知道他是身份尊贵的客人。』


你:『很好,我很高兴你能理解我,明天我带他去空桑附近逛逛。』


川味火锅那边显示了一分半钟“对方正在输入”,然后及时撤回了他最后的一条消息,接着又显示了几分钟的“对方正在输入”,最后下线了。


你当然能做到不和前任有来往,刚才只是想逗逗他,但是……


有点过火了。


你一边懊恼地思考着怎么哄好自家恋人,一边朝厨房走去。他的下班时间才过了几分钟,应该还厨房附近。


转过一个拐角后是迎面走来的川味火锅,他看见你后,没有犹豫地朝你跑过来,喊你的语气又是高兴又是激动。


“你来接我了少主!”他扑过来就是一个满满当当的熊抱,硬生生让你跟着他的惯性退后几步。


“我就知道,少主还是在意我的!”


“你刚才怎么不回我?”


说起这个,川味火锅是说不出的委屈:“少主好过分,明明知道我不喜欢你和他来往……”


你哭笑不得地道:“不是你自己说的没必要断绝来往么?”


川味火锅不说话了,只抱着你不撒手。在厨房工作了一天,他身上带着湿热的汗意和烟火气息,但意外的不难闻。


“我后悔了少主。”他蹭着你的肩膀,闷闷不乐地开口。


“以后不要和他见面,不然我就要冒火了噻。”







(冒火:生气)










莲花血鸭





“你为何会和他分开?”


“因为不喜欢了。”


说完后你有些忐忑和惭愧,不太敢直视莲花血鸭。当初追人家的是你,最后说不喜欢了的也是你,是不是有点渣呀?


“你是因为喜欢我才愿意待在我身边?”


你点头:“当然了。”


莲花血鸭捏住你的下巴强行扳过来,眼中泛着危险诡秘的红芒,带着些戏谑的意味道:“那要是有一天不喜欢了,你当如何?”


他是笑着的,却让你感受到了刺骨的冰冷。他自问自答:“像抛下他一样抛下我,是吗?”


一股寒意从脊梁骨蹿了上来,看着他血红眼眸中的空洞和压抑的癫狂,你一时分不清寒冷和心疼孰轻孰重。


“你们不一样,而且我不是那样的人……”


他突然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笑声很闷:“那就一直喜欢我,嗯?”


指缝被他强硬挤入,莲花血鸭与你十指相扣,将头埋在你温暖的颈窝处。这是一个象征着温顺与臣服的姿势,你却感受到了叫人难以动弹的压迫感。


“别突然就不喜欢了。”他说。


鼻间是足以让他失控的香味,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猩红眼眸中是难以自拔的疯狂爱欲。


“我发疯的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我个人认为血鸭是不会在意少主的前任的,毕竟那都过去了……在少主的温暖下从噩梦般的过往中走出去的血鸭,在意的是当下与未来)







北京烤鸭



“爱卿——爱卿——”


“嘎嘎——嘎嘎——”


北京烤鸭风风火火地找人,有很要紧的事要同你交待,鸭一鸭二一边鸭叫一边跟在后头,连人带鸭众志成城,最后在菜园子找到了你。


“爱卿,朕终于找到你了!”


“怎么啦,这么急?”


北京烤鸭快步上前握住你的手,神情激动:“爱卿,快跟朕过来,朕有重大的事找你。”


他将一顶凤冠戴在了你的头上,你一脸茫然地被拉了过去。看他十分认真,你不忍拒绝,只好顺从地跟着他走。


“鸭鸭,你这是带我去哪儿呀?”


“朕想邀请爱卿欣赏空桑雪景,爱卿意下如何?”


你点头:“好。”


你总觉得有些奇怪,又不是第一天下雪,至于这么高兴么?


北京烤鸭兴致盎然地和你在空桑里逛着,不一会儿后突然停下脚步,你跟着停下,问:“怎么突然停下了?”


“朕有些累了,站着歇会儿。”


“我们找个亭子歇,站着容易累哦。”


“爱卿,朕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北京烤鸭握着旗杆戳了戳地面,“天子是子民的表率,就算是乏了,也不能过于松懈。”


“……你随意,反正你自己高兴就行。”


陪着他站了几分钟,他动了动身子,眉宇舒展开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爱卿,我们走吧。”


转身的瞬间,你见到了远处正在离去的前任。


你看着北京烤鸭头上戴着的冕冠,豁然开朗。


他戴冕冠,你戴凤冠,两人一起出现在你前任面前,除了警告和炫耀以外还能有什么意思?


你突然觉得,鸭鸭现在很像一只斗胜的公鸡。


他不想让你知道他的小心思,你便体贴地装作不知道。于是在他夸赞空桑美景时,你憋着笑点头称是。


说着说着,北京烤鸭突然话锋一转,语重心长地道:“爱卿若是遇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一定要好好珍惜。”


“是么?我怎么记得鸭鸭说过,我是你最信任的臣子,莫要沉溺儿女私情,不然会误了大事。”


被你一噎的年轻皇帝涨红了脸,自以为气势汹汹地憋出一句:“大胆!你、你怎敢质疑朕!”


那是你和前任交往时北京烤鸭的“劝诫”,现在情况不同了,自是要变话了。


你忍笑忍得很辛苦:“那你说的那个人在哪儿呢鸭鸭?”


北京烤鸭俊俏的脸上浮起一丝薄红,明明害羞紧张,却还是端着帝王该有的模样,握着你的手,故作高深莫测地说道:


“他就在爱卿身边,爱卿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



















扬州炒饭



”君子成人之美,若少主心仪他,那扬州……”


你的前任来空桑暂居几日,在你郑重地挑礼物送他后,温润如玉的黄发青年找到你,犹豫但是真诚地如是说道。


你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


扬州炒饭的眼眸瞬间黯淡,垂下的眼睫微颤。他的骨子里烙印着翩翩君子的风度,朝着你颔首行礼。


“那扬州便不再打扰。”


夺人所爱并非君子行为。


可是心好空啊。


“等等,”你递给他一个红本本,“收好,我的婚礼你一定要来。”


微微笑着接过,他的声音隐隐颤抖:“……少主的婚礼,扬州岂能不来。”


心痛得无法呼吸,他转过身就要落荒而逃,却被他捧在心尖上的姑娘从背后抱住。


“少主?”


小姑娘的身体娇娇软软,紧紧贴着他的后背。扬州炒饭脊背一僵,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下内心的悸动,没有像以往那样拉住你的手。


你伸手去碰他的唇,果不其然,你摸到了一丝猩红。


“别咬唇,我心疼。”你自责又懊悔,早知道就不逗他了。


扬州炒饭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知道他的失态和痛苦在你面前隐瞒不了了,不再掩饰的声音里带着细微哽咽。


“少主既然心仪他人,为何还要这样对扬州?”


你的手从他腋下穿过,拿过他手中的婚贴,扬起手臂在他眼前展开。


“你先看看上面的人是谁。”


看清新郎的名字后,扬州炒饭愣住了。


你把婚贴塞回去,去牵他的手。扬州炒饭不像那些养尊处优的贵公子,他手上有许多薄茧,摸着是一种粗糙的舒服。


你嗤笑:“傻子扬州,你知道我送他的礼物是什么吗?是喜帖啊。”


扬州炒饭愣怔了片刻,将婚贴折好,谨慎庄重地收在怀里,转身看向你,整个人仿佛活过来了,眼睛亮亮的,犹如上好的翡翠,值得人好好爱护。


“少主,扬州很欢喜。”


他握住你的手,带到他的唇前,然后轻轻地在你的手背落下虔诚一吻。


有一滴滚烫的泪珠烙在你的手背上,不知是他喜极而泣,还是方才并未缓过来的痛意。


他眼眶中是还未褪去的红和湿意,轻声道:


“只是以后……莫再开这样的玩笑了。你说的话,我都会当真。”



















最后的最后——


大家新年快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