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

随便说点啥
bg,bl都吃
但目前只写乙女
已退圈魔道乙女和逆水寒乙女,取关随意
很想养柯基或者拉布拉多⌯'ㅅ'⌯
张良永远是朕的皇后
墙头义勇憨憨,无限师父,张灵玉,锅包肉,龙井,chuya,楷楷,月牙儿,黑瞎,源稚生,白发仙,吾王比水
不追星
目前喜欢陈坤的颜

【食物语】我那么大一只菜男人跑哪儿去了

※ooc预警

※内含:锅包肉,龙井虾仁,佛跳墙,鹄羹,灯影牛肉

※不知道会不会撞梗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一句话背景:


菜男人和你们的孩子身体互换(菜男人们一律用本名,孩子加一个小字,大家不要弄混了)








锅包肉



晨曦微光中,你半眯着眼感受落在脸颊上的湿漉漉的吻,然后听见他甜甜地道:“娘亲。”


你一秒清醒。


……


面前是一大一小的锅包肉,大的那个满脸单纯无邪,小的那个脸上是你再熟悉不过的微笑。


“你们这样该怎么办啊?”你头疼地扶额。


锅包肉十分冷静:“我已经联系了伊挚大人,他明天就会赶来,我们先暂时维持这个状态。”


闻言,你松了一口气。你们的孩子今年四岁,粉雕玉琢的一个小娃娃。虽然里面住着管家的灵魂,但完全不妨碍他的可爱。


你蹲下来与他平视:“叫娘亲。”


“嗯?”


锅包肉眉梢一挑,脸上是雷打不动的微笑,看得你毛骨悚然,秒怂:“我、我开玩笑的啦!”


这时候小锅包肉凑过来,高大的身体抱得你紧紧的:“娘亲。”


被郭管家的身体这样撒娇,你有些消受不住,思维僵硬了几秒,拍拍他的脑袋:“乖哦。”


“娘亲,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


在锅包肉的微笑和小锅包肉期待的目光中,你咬咬牙,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举起来。小锅包肉开心地挥舞双臂,欢呼道:“我飞起来啦!娘亲,我要转圈圈!”


“……”臣妾做不到啊!


看不下去自家熊孩子用他的身体露出这傻样,同时也看不下去你被这么折腾,锅包肉露出了能把烤乳猪吓哭的笑容,提出灵魂质问:


“今天的作业写完了吗?晚上我会来检查。”


“唔,爸爸坏……”小锅包肉枯了,撇撇嘴,蔫巴巴地回房间写作业。


你揉揉酸软的手臂,锅包肉朝你展开双臂,看着你道:“亲亲抱抱举高高。”


你的大脑停止了思考:“……你们换回来了?”


“并没有。”


锅包肉笑起来时粉嘟嘟的小脸蛋上露出一对小酒窝,眼睛水灵灵的,像是一汪糖水,看得你心都化了,小孩子的嗓音糯糯的。


“但是少主,您的管家认为他也有份。”


……该死,不要用小孩子的身体撒娇啦!


你被萌了一脸血,认命地亲他一口,然后把他举起来转圈圈。











龙井虾仁




“我要娘亲喂我!”


正想教导他今年已经四岁了,但一对上那碧绿眼眸,所有拒绝的话咽回肚子里。龙井虾仁的身体撒娇起来真的让人受不了。


你与小龙井你一口我一口地吃起了饭,把龙井虾仁晾在一边。他将筷子搁下,板起一张稚嫩的小脸蛋。


“即便是四岁小儿,也不可如此纵容。”


你正想说些什么,这时小龙井扯着你的袖子,指向一盘土豆:“娘亲娘亲,我要吃那个。”


“好好好。”你瞬间什么都忘了,眉开眼笑地夹了块土豆亲自喂给小龙井。


如果不是这具身体力气太小,龙井虾仁手里的筷子估计撑不到用饭结束。


因为性格做不出争宠的事,龙井虾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熊孩子用他的身体跟你黏在一起。


到了晚上,龙井虾仁冷着一张脸,主动到熊孩子的房间里睡,却见小龙井已经在里面了。小龙井穿着他的睡衣,疑惑地看着他走进来。


“爹爹。”


龙井虾仁一顿:“你怎会在此?”


小龙井可怜兮兮地吸了吸鼻子:“我是被娘亲赶出来的。”


准备好一个人睡觉的龙井虾仁一怔,突然身体一轻,被熟悉的馨甜气息包围着,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你抱在了怀里。


小龙井:“娘亲!我想和娘亲一起睡!”


“娘亲该陪你爹爹了,你晚上一个人睡好不好?”


小龙井想了想,今天娘亲陪他一个白天了,于是很懂事地点头:“好吧,不然爹爹太可怜了。”


龙井虾仁:“……”


被儿子说可怜是怎样一种体验?


你抱着龙井虾仁回到房间,他小小的身子窝在你怀里,小脸绷着一言不发。你心中好笑,手指轻柔地顺着他的头发。


“别跟我生气了,我只是想看看你撒娇是什么样子啦。”


撒娇?他怎可能做几岁小儿才做得出的事?


“成何体统!”


红晕在莹白的皮肤上格外显眼,龙井虾仁义正言辞,气势却有那么些不足。


过了一小会儿,就在你快要睡着的时候,听见他低声道:“若是你想,未尝不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是小孩子的原因,心性也跟着幼稚起来,今天的龙井虾仁情绪很大,醋劲儿也跟着变大了。


“只是,莫要看他。”


“……看我。”














佛跳墙



无论是眼睛还是发色,你们的孩子都和佛跳墙长得很像,现在佛跳墙住进了孩子的身体里,软萌软萌的可爱死了。小佛跳墙也是个说话好听的,毕竟他第一个会说的词不是娘亲也不是爹爹,而是美人。


小佛跳墙抱着你蹭:“我想做你和爹爹做的事,就晚上你们在房间里的那个。”


“那些事只有爹爹和娘亲才能做。”


小佛跳墙无辜地眨着眼睛:“可我现在已经是爹爹了呀。”


“……”你无言以对,然后不由分说地揪着他教育了一番。


佛跳墙每天早上都会为你梳妆打扮,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四岁小孩的身体很矮,佛跳墙迈着小短腿嘿哧嘿哧地搬来板凳,但站在板凳上也够不着坐在椅子上的你。费力地踮着脚,小短手只能摸到你的发顶。


佛跳墙的表情看上去快要哭了,蹙着秀气的小眉头,泪眼汪汪,绝望崩溃地抬袖掩面道:“对不起美人,我努力过了,但是福某……福某太矮了。”


“我来吧。”你手一揽,将佛跳墙抱到了椅子上,拿起梳子给他梳头,“以前都是福公来,今天就由我来为福公梳头。”


佛跳墙喜欢为你戴簪子的习惯没有因为身体的原因改变,考虑到他的身高,你便坐在床边,他站在床上,这样就刚刚好。


你给他弄了个清爽可爱的丸子头,萌得你忍不住抱着他这里揉揉那里捏捏。


佛跳墙一开始只是温柔地将你看着,见时间快来不及了才温和地打断你:“美人,我们该去吃早餐了。”


“好吧。”


你恋恋不舍地收回手。察觉到你的情绪,佛跳墙拉了拉你的衣角,然后抬起漂亮稚嫩的小脸蛋歪头看向你,朝你伸出软乎乎的小手,学着小孩子自然地撒着娇。



“美人,福某想要抱抱。”












鹄羹



你睡得正香,有一只软软的小手轻轻拍着你的脸颊,声音温和稚嫩:“少主,起床啦。”


“儿子?”你睁开眼看见了一个小团子。


小团子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豆浆和烧麦,笑容极其熟悉,和孩子他爹完美重叠:“少主,我是鹄羹。”


……


你花了十分钟才消化这个消息。


你的日常三餐都由鹄羹负责,现在这个早餐应该是别人做的。这样想着,你便心安理得地享用着你的早餐,却发现味道很熟悉。


你不可置信:“鹄羹,这不会是你做的吧?”


“虽然我和孩子换了身体,但该做的事情一样都不能懈怠。”


他一本正经的表情配着肉嘟嘟的脸蛋有那么一丢丢违和感,看着可爱又好笑,你的咸猪手蠢蠢欲动。


鹄羹看上去很好说话,对认定的事却很坚定,你知道是劝不动了,又担心他小小的身子吃不消,只好在午餐之前赶去厨房守着他,以免出什么意外。


一进厨房就见带把肘子朝你挥手:“嘿少主,你教育娃娃真有一手啊,五岁就会做菜了!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你干笑着打着哈哈。


鹄羹的身高才到你的大腿,连灶台都够不到,是踩着凳子上去的。小小的人儿系着围裙,因为没有小孩子尺寸的围裙所以拖到了地上。


短小的手握着锅铲认真地炒着菜,翻锅时力气不太够,卯足了劲儿嘴里发出嘿咻一声,勉勉强强完成了这个步骤。


小孩子的身体体力不太好,做了三个菜煲了一个汤就有些累了。鹄羹决定暂时休息一会儿,抬起手背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不经意地抬头看见了你。


“少主,你怎么来了?”


身体不太方便,所以他做菜慢了很多,少主是饿了么?想到这里,鹄羹很愧疚:“抱歉,我很快就好了。”


少主?不是应该叫娘亲么?在周围食魂疑惑的目光下,你解释道:“他是鹄羹。”


见鹄羹斗志昂扬地要做下一个菜,你良心有些痛,上前将他抱起来放到了地上。


“我来吧,你休息会儿。”


于是今天中午的四菜一汤就这样完成了。


小鹄羹看了看爹爹的个头,真诚地夸赞道:“爹爹真厉害。”


他做的菜味道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你一边摸着痛痛的良心,一边大快朵颐,跟风一句:“鹄羹真厉害。”


“我很开心能为少主和小少主做这些事。”


鹄羹浅浅一笑,小小肉肉的手将你鬓角碎发拢到耳后,以免你吃到头发,又分别夹了两块肉到你们碗里,充满了烟火气息的温柔让人沉溺其中。


“慢些吃,小心噎着。”


真不愧是鹄羹,五岁小孩的身体也能散发母性的光辉。















灯影牛肉



灯影牛肉今天去了辰影阁,空桑的事情忙完后你陪小灯影一起玩。


由于灯影牛肉经常独占着你,和小灯影之间的战争胜多输少,所以今天他不在,小灯影终于能光明正大地黏着你了。


小灯影今年才两岁,所以你换衣服时没有特意把他赶出去。似乎有一道灼热的目光紧紧锁着你,但转头一看,只有两岁小孩纯洁天真的眼神。


你:“……”是错觉吗?


小灯影是好奇宝宝:“为什么我和娘亲的这里不一样?”


“因为娘亲是女生,你是男生。”你慈爱地摸摸他的头,小灯影对此充满了兴趣,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捏你的胸口。


“娘亲的胸好软啊,我好喜欢。”


你:“……”两岁就是小色胚,不亏是灯影的娃。


你拿开他的手,严肃地教导:“以后不能这样对任何一个女孩子,我不管你爹爹怎么教你,但在这方面一定要听娘亲的哦。”


小灯影懵懂地点头:“好,我会很乖的。”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他愉悦地勾唇一笑。


直到大的那个回来抱着你叫娘亲,一切才真相大白。


“灯!影!牛!肉——!!”


灯影牛肉托着下颚冲你眨眨眼,专属于孩童的天真不复存在,稚嫩的嗓音硬是被他捏出了媚意:“娘亲现在才发现吗?”


你罚站灯影一个小时,被德州扒鸡以虐待孩童为罪名进局子拘留了一晚上。


之后他们身体换回来,灯影牛肉在床上开发了新爱好——


“重不重?娘亲受得住吗?要不要轻一些?”


“娘亲……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好吗?”





















评论(48)

热度(2049)

  1. 共76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