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

随便说点啥
bg,bl都吃
但目前只写乙女
已退圈魔道乙女和逆水寒乙女,取关随意
很想养柯基或者拉布拉多⌯'ㅅ'⌯
张良永远是朕的皇后
墙头义勇憨憨,无限师父,张灵玉,锅包肉,龙井,chuya,楷楷,月牙儿,黑瞎,源稚生,白发仙,吾王比水
不追星
目前喜欢陈坤的颜

【食物语乙女】细水长流的某一天

※ooc预警

※内含:锅包肉,龙井虾仁,屠苏酒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

※已确定关系同床共枕

※是很平淡的流水账






锅包肉



8:30


锅包肉的声音近在咫尺,在朦胧的晨曦中格外温柔,在你听来却是魔鬼的低语:“少主,该起床了。”


“今天放假,要起你自己起。”


打算睡到自然醒的你没好气地踹他一脚,翻过身继续睡。





9:30


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然后陷入了一双熟悉的鎏金色眼睛。


锅包肉躺在你的身侧,把玩着你的头发,细软漆黑的发丝缠绕着白皙的指节,衬出一种奇怪的妖异。


“您醒了?”


你逐渐清醒过来,然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嗯……你怎么还在?”


一个早安吻落在了你的眼皮上,他柔软的黑发蹭得你痒痒的。他的声音透着刚醒不久的沙哑懒散,雷厉风行的郭管家此刻就像一只慵懒偷闲的猫。


“偶尔陪您睡一次懒觉的感觉还不错。”





12:00


午饭时间。


你看着他,巴巴地等着他投食:“啊——”


锅包肉笑眯眯地看了你一眼,无动于衷。


你撒娇地蹭了蹭他的肩膀,坚持不懈:“啊——”


终于,一块锅包肉放进了你的嘴里。


你满意地闭上嘴咀嚼,将一块锅包肉夹到他嘴前,在你期待的目光中他咬住了那块肉。他咀嚼完咽下去后才道:“这样会很耗时,请您不要浪费时间。”


“今天放假嘛,我们这对老夫老妻来回味一下热恋的感觉。”你叼住了他再次夹过来的肉。


锅包肉提醒你:“我们还没结婚。”


“但相处模式很老夫老妻嘛,细水长流那种。”你将嚼碎的肉咽下,一脸的满足,“果然不论是本体还是化灵,锅包肉都很美味。”


锅包肉的动作顿了一下,脸不红心不跳地回了一句:


“承您谬赞。”





12:30


你将他拉到了床上。


锅包肉:?


锅包肉:“您昨天晚上没有满足吗?”


你瞪他一眼:“陪我睡午觉。”


锅包肉挑了一下眉,继而露出和善的微笑:“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一下,您今天早上是九点半起的床,距离现在才过了三个小时。”


你强行把他拉倒在床上,盖上被子后用手盖住他的眼睛,凶巴巴地威胁:“我说睡就睡,再啰嗦我咬你啊。”


说着,你窝在他怀里愉悦地闭上眼睛。头顶传来一声无奈的轻叹,锅包肉拿开你的手,妥协地将你圈在臂弯里,没有再用不平等的敬称。


“好,我都陪你。”





18:00


你一边吃一边看锅包肉剥大闸蟹,他每一个动作都是慢条斯理的优雅,却又很神奇地剥得不紧不慢,与你吃掉的速度基本持平。


你看得入迷了,一时间忘了吃,盘子里的蟹肉越堆越多,直到锅包肉唤你才回过神:“少主?”


“锅包肉,你好烦啊。”


“嗯?”


“老是色诱我。”


锅包肉头也不抬地继续剥着,微笑着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无语:“没想到您的想象力这么丰富,看我剥螃蟹都能有这样的感悟。”


“我不是那种会沉迷于美色的人。”你说得义正言辞。


他抬头看你一眼,笑得意味深长。


“是不是,今天晚上就知道了。”





22:30


你被锅包肉以给婴儿把尿的姿势抱着,镜子清晰地映出从那根进进出出的zǐ hóng色物什,镜面溅上了点点滴滴的浓稠液体。


“唔……锅、锅包肉……”


“您说过我很美味,现在请您好好品尝。”


他逐渐加快速度,你实在没有力气支撑了,上本半身往前压在了镜面上以免掉下来。坚硬如利刃的前端重重顶开深处的小口,你看见肚子上因那物的进入而凸出的轮廓。


你呜咽着求他慢点,锅包肉充耳不闻,从背后吮吸着你的耳珠,你看见镜子里的他笑得好一个衣冠楚楚。


“会不会沉迷美色,嗯?”














龙井虾仁(确定关系后龙井很温柔的)


7:30


你正梦到买彩票中了两百万,心里美着呢,突然有人在你耳边道:“东方明矣,起来罢。”


一睁眼,两百万消失了。


……


心情瞬间从云端跌入谷底,你生无可恋地坐起来穿衣服。龙井虾仁早已在床边正襟危坐,你穿好衣服就径直略过他去浴室洗漱。


龙井虾仁的身子僵了僵。





8:00


你人模狗样地从浴室里出来后,正准备像往常一样拉着他的手一起去吃早餐,龙井虾仁却避开了你的手。


“龙井,怎么啦?”


他绷着脸:“无事。”


……肯定不会无事。


你有些莫名其妙,突然想起今天的那份早安吻还没给。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但习惯是不能改的,于是踮起脚尖在他唇角亲了一下。


半分钟后,龙井虾仁默默地把手伸过来,牵住了你的手。





12:00


你与龙井虾仁坐在一起吃午饭。龙井虾仁的口味偏淡,你故意夹了灯影牛肉丝喂给他,不出意料地看见他的嘴唇变红了。


没想到你会喂他这么辣的菜,龙井虾仁蹙眉看了你一眼。你捏着他的下巴贴了上去,将茶水渡进他的口中。


漏掉的茶水沿着下颚流淌而下,浸湿了衣襟。你用舌头安抚着他的上腭,察觉到他想逃,你灵活地卷住他的舌尖,舔弄着他的舌头根部。


唇齿分离后,你靠在他肩膀上喘息,嬉皮笑脸地问道:“还辣吗?是不是好多了?”


龙井虾仁缓了一会儿才平息住喘气,连骂人的措辞都悦耳动听:“顽劣不改。”


不知是这个吻太过激烈亦或是其他原因,龙井虾仁的脸颊有些红,他抬起手,拇指抚过你红润的嘴唇。


“……想做什么做便是了,不必找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12:30


你喜欢枕着他的大腿午睡。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龙井虾仁特别喜欢在你的午睡的时候把玩你的头发。


感受着他抚摸着你的头发,从根部顺到发尾,舒怡得令人犯困,所有感官都逐渐变得模糊,最后你陷入了安睡。


龙井虾仁一手执卷浅读,另一只手轻轻抚着你的发丝。


在和煦的午间阳光中连风声都变得慵懒,风铃也安静下来,善解人意地不打扰屋檐下岁月静好的恋人,并为他们献上美好的祝福。





17:00


“龙井,在干嘛呢?”


龙井虾仁似乎被突然出声的你吓到了,心慌之下按了一下电源键,手机锁屏。


你歪头看他:“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吗?”


“……并无。只是你突然出现,让我有些措手不及罢了。”


龙井虾仁不慌不忙地将手机收好,整只虾看上去从容不迫极了,如果能直视你的眼睛的话就装得更像了。


你半信半疑:“哦。”也不追问,就算是恋人也有隐私的。


你走后龙井虾仁松了一口气,重新掏出手机继续看游戏攻略。第一次接触手机游戏的龙井虾仁步履维艰,不满地皱了眉。


如今的年轻人,为何会喜欢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22:30


“龙井,”你拿出chūn宫图,指着某一页,“我们今晚试试这个。”


龙井虾仁只瞥了一眼就飞快地移开视线,害羞的粉红漫上白皙的脖颈:“污秽之物!”


秉持着少说话多做事的原则,你按摩着他敏感的颈侧,另一只手揉捏着他娇嫩的大腿内侧,没有碰到yīn jìng就已经bó起了。


龙井虾仁压抑着喘息,虽然没有回应,但不抵触便是默认。


你解开他的腰带去抚摸那滚烫的东西,他抑制不住地闷喘一声。那硕大的前端流出了少许粘液,你便知他已经缴械投降了,咬着他的后颈撒娇:


“试试嘛,我保证会很爽的。”


经不住挑逗的龙井虾仁终于有了回应,将你摆成那张图上的姿势。他虽是文人,腰臀却摆动得很有力,每次都又狠又重地撞着你的胯骨。


“那你便承受住罢。”














屠苏酒



6:30


去医馆坐诊的日子屠苏酒一般都会起得很早,你一开始会坚持跟他一起去医馆,在第九次趴在桌上打盹后屠苏酒把你赶了回去。


“你是来帮忙还是添乱的?”


之后屠苏酒起床时都会尽量小声,走之前帮你掖好被子才出发去医馆。





8:00


“今天的早餐是春卷和豆浆。”


你将早餐放在桌子上。大清早来看病的人相对较少,但屠苏酒是好学的酒,会把这些时间用来温习医书。


你阴恻恻地威胁:“再不过来我就要喂你了哦。”


屠苏酒没理你,头也不抬。你无奈地叹气,屠苏酒一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格外刻苦,你只好拿起春卷亲自喂他。


见他嫌弃地皱起眉头,你习以为常地把春卷往他嘴里塞。屠苏酒迫不得已,微恼地用眼神剐你一眼。


“你这是要噎死我?”


你对他的不悦视若无睹,留下一杯豆浆放在他手边:“我马上就去厨房了。豆浆现在还很烫,一会儿记得喝。”


嘱咐完后你便离开了。屠苏酒合上其实并没有看几页的医书,手试了一下装着豆浆的杯子的温度,心里不是个滋味。


确实很烫。


害得徒儿都不能喂他了。





12:00


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你会赶去医馆和屠苏酒一起吃午饭。屠苏酒本体比较辣,而你也嗜辣,所以两人口味基本一致,在用餐方面很少有矛盾。


对吃货来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能和恋人一起海吃海喝。


导致的后果是吃多了不消化,他拦都拦不住。


你坐在屠苏酒大腿上,无精打采地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屠苏酒黑着脸,一只手揽着你,另一只手给你的小腹按摩。


“吃得嗨吗?”


你缩在他怀里,讨好地吻了吻他的下颚:“师父我错了。”


屠苏酒深知你的秉性,拧了一下你的肚子上的肉。


“认错有什么用?下次还敢。”





18:00


屠苏酒下班后会去接你一起去餐厅吃晚饭。


餐桌上会坐着其他食魂,亲密的家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地聊天,你有时候会不经意地把屠苏酒晾在一边。


你的目光被分给旁人,屠苏酒有点小小的嫉妒和不爽,不过看着碗里你夹给他的菜,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他碗里的米饭刚刚见底,就被你端过去舀第二碗,然后轻轻地放回他面前。


屠苏酒最后剩下的一丁点不满也烟消云散,甚至还有点得意洋洋。


其他人可没这个服务。





21:00


已经躺下的屠苏酒警告:“再不睡觉当心头秃。”


你正趴在床上看杂志,敷衍地应了一声:“哦。”


忽然眼前一花,杂志被夺了过去,你刷的一下爬起来跟他抢:“干嘛啦?”


屠苏酒将杂志往角落里一抛,比你更恼:“我看你是出息了,把我的话当耳边风?知不知道熬夜等同于慢性自杀?”


你不服:“那你把我折腾到大半夜是怎么回事?是跟我一起慢性殉情?”


屠苏酒被你一噎,脸色一变。你看杂志的心情也没有了,关了灯倒在床上:“睡觉!”


躺下没多久你就被他捞了起来,被抱着坐在他腿上。你的后背抵着他的胸膛,你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屠苏?”


黑暗中的触觉和听觉异常清晰,后颈传来湿热的酥麻触感,宽松的睡衣里探进了一双上下揉捏的手,身后抵着你臀部的东西翘了起来。碍于屠苏酒腿脚不便,这是你们在床上为数不多的姿势之一。



“出去不要跟别人说我是你师父。”


“连适度的房事有助于健康长寿都不知道,我丢不起这个人。”











评论(45)

热度(1565)

  1. 共77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