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

随便说点啥
bg,bl都吃
但目前只写乙女
已退圈魔道乙女和逆水寒乙女,取关随意
很想养柯基或者拉布拉多⌯'ㅅ'⌯
张良永远是朕的皇后
墙头义勇憨憨,无限师父,张灵玉,锅包肉,龙井,chuya,楷楷,月牙儿,黑瞎,源稚生,白发仙,吾王比水
不追星
目前喜欢陈坤的颜

【食物语乙女】你们确定关系后有什么不同

※ooc预警

※内含:锅包肉,莲花血鸭,松鼠鳜鱼,龙井虾仁,灯影牛肉,四喜丸子,鹄羹

※前几天有小可爱向我点单,但暂时还没有灵感QAQ灵感来了会第一时间写的!!

※收到评论会很开心哒(˘͈ᵕ ˘͈❀)

※松鼠那个取自于遇见逆水寒

       

         

      

  

       

      

锅包肉

          

在你们同床共枕后,佛跳墙再也没来爬你的床了。
    
   
 锅包肉表示很满意,毕竟他看佛跳墙不爽很久了。
   
   
 这日又要斯巴达训练,你使尽浑身解数,软着声音揪着锅包肉的衣角撒娇一番,却没听到半点动静,以为他不为所动的你心灰意冷地放弃挣扎,一抬头却看见锅包肉微红的耳根,他撇开头,极力保持冷静。
      
   
 耶???
   
   
 以前不管你怎么对他威逼利诱都没有逃掉,居然对他撒个娇就成功了?天呐,你以前怎么没想到还可以这样?
    
   
 明知你是有心逃避魔鬼训练,可他锅包肉偏偏就吃软不吃硬。
    
   
 不过偶尔他软硬都不吃,比如在你来月事还嘴馋想吃雪糕的时候,或者想偷懒的时候,因为这是原则问题。
    
   
 哦,对了,瀑布下报菜名变成了床上报菜名。
   

他的理由冠冕堂皇:“练习在意识不清晰的时候报菜名,不仅对增强记忆有好处,还能锻炼毅力。”
    
    
 ……我信你才有鬼了!
   
    
 他冷静自持,公私分明,灯影牛肉却在一次摸到你的手后被安排到的工作多了几倍的量。
    

确定关系后他就没再用敬语称呼你,私底下也会喊你小名。
      
   
 你意外的发现,只要不涉及原则方面的问题,锅包肉对你很纵容,无论要求有理无理都会答应。

 
 你怎么就忘了,一直陪在你身边不曾离开的不止佛跳墙,还有他啊。
    
   
 “魔鬼魔鬼——锵锵锵锵——你的小可爱回来啦!”
    
   
 你欢脱地跑向他,他微笑着稳稳当当地接住扑过来的你,褪下空桑少主的身份你不过是个小姑娘,多少还有些孩子心性。  
     
     
 “如果不想被人抓住把柄的话,别被他们知道你幼稚的一面。”
   
       
 你这才发现,锅包肉鎏金色的眼睛在看到你的那一刻,点灯般的亮起来,仿若宝石,璀璨明亮,只是以前他将这份欣喜藏在了管家的身份之后。

   

“我知道就够了,我的小可爱。”

   
         
     
    
        

       

莲花血鸭

      

他不是个有安全感的人,确定关系前老是问你怕不怕他,确定关系后不会再问,表现出来的不是患得患失的担忧,而是极强的占有欲。
    
   
 所以那句疑问的“你不怕我”变为了霸道得不容拒绝的“过来”。
    
   
 以前是担心你会怕他,现在是专横的所有人都可以怕他,但你不可以。
    

他沉浸在杀敌时喷薄的鲜血中无法自拔,他沐浴在血雨中,挽着一个又一个血红的枪花,眸中的赤红光芒和肆意的狂笑无一不昭示着他的狷狂。
     
   
 只有你敢上前。
    

德州扒鸡在一旁警惕地捏紧枪,生怕莲将军伤到你。
    
   
 枪尖在即将碰到你的一瞬蓦地顿了下来。
    
    
 有别的东西混入了他的战场,莲花血鸭用枪尖指着你,露出些疑惑的神色,你避开枪尖,抬手捧住他的脸庞。莲花血嘴角噙着肆然笑意,低头在你颈肩间嗅了嗅,像是猛兽在嗅猎物,警惕而又贪婪。
    
   
 他闻到了你身上清甜的气息,怔了怔,狠戾的血红眼眸中竟然恢复了一丝清明。
     
   
 “……是你。”
    
   
 你是唯一能把他从失控的边缘拉回来的人。
   
   
 睡觉的时候喜欢从身后抱你,紧得几乎让你窒息,被你说了几次才稍稍松开些。
    
   
 早上起床前喜欢抱着你蹭,长发会蹭到你的脖颈,这个时候你会收获一只会撒娇的大型犬。
   
   
 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好像只要是你的东西,他都会觉得很甜,比如一些很羞耻的液体。
   
   
 以前他总是会偷偷瞟你,被你抓住现行后会若无其事地别开眼,现在变成了光明正大的看,很多时候你只要一回头就能捕捉到注视着你的他眼中的灼热。
      
   
 你依稀记得他知道你怀孕后的反应,小心翼翼又欣喜若狂。
   
   
 他不过一个从地狱里爬回来的恶鬼,何德何能拥有莫大的幸福?   
    
   
 铁骨铮铮的钢铁硬汉此时竟然红了眼眶,一只手小心地护着你肚中的新生命,一只手将你结结实实地搂在怀里,轻轻地吻了吻你额头。

   
    
    

“谢谢你给我一个家。”

       

      

          

      

      

龙井虾仁

    

        

龙井虾仁是一只很风雅的食魂,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样样松的你没少被他嫌弃。
    
   
 确定关系后你决定要多了解他喜欢的东西,让他提点提点,可天不如人愿,你每次都会毫无悬念地睡着。
   

第九次在与他下棋时睡着后,龙井虾仁忍无可忍,不管你怎么软磨硬泡都不肯再手把手地教你。
    
   
 “哼,我看你并非真心想学,不过是附庸风雅装点门面。”
        
         
 要说确定关系后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他很少再说“别碰”“休得无礼”“离我远些”之类的话,允许你把玩他钟爱的折扇,以及允许你枕在他腿上午睡?
    
   
 他有一头柔顺的如瀑白发,你屡次想在他头上尝试各种新发型都被他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次数多了你也很没面子,气呼呼地要去找别人,却被他一把扣住手腕拉了回来。
    
   
 你被他壁咚了,龙井虾仁双臂抵在墙上,将你困在中间,俊秀的面庞沉了下来,长眉深蹙,看来是气得不行。
   
   
 “除了我你还想糟蹋谁?”
    
   
 然后你如愿以偿地碰到他的头发,你给他扎了高马尾、双马尾、丸子头、马尾辫、苹果头,头顶扎一个小揪揪的龙井虾仁照镜子时差点没把镜柄捏碎。
   
   
 发现他很容易吃醋的你找到了制住他的方法,每每他拒绝你时,你就佯装去找别人,这招屡试不爽。

 
    

“你只能对我如此,不许找别人。” 

   

  

    

    

  

   

       

   

灯影牛肉

    

    

恶趣味,比如野合、假装偷情、制服诱惑这些很刺激很羞耻的,乐此不疲。
     
       
 以前只是口头上说些孟浪的话挑逗你,实际却不会对你做过于出格的举动,不是不敢,而是不想。
    
   
 他更喜欢想要的东西自己送上门来。
   
   
 凭一副上好的皮相,爱慕他的女人数不胜数,其中不乏死缠烂打穷追不舍的。
    
   
 这不,这日就来了一个。
   
   
 “你想与我快活?”
   
   
 灯影牛肉对那女子开口,嗓音妖冶魅惑,却少了些轻浮。
    
    
 自家男人以前过的什么日子你不是不清楚,当下就要发作,灯影牛肉轻按住你肩膀示意你稍安勿躁,然后低下头舔舐你的耳廓,温热的气息扑得你浑身一哆嗦。
    
   
 “灯影……!”
   
   
 你羞红了脸,灯影牛肉笑意愈深,慢条斯理地将粉色长发微微撩开,指尖微卷着发丝,向那名女子露出一截光滑的脖颈,上面是你昨夜留下的痕迹。

       
   
    

“可惜,我有主了。”

             

            

               

     

    

      

               

鹄羹

    

   

没确定关系时你亲他一下就会脸红,确定关系后也花了很久才能淡定地接受你的早安吻和晚安吻,但对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动脚的行为还是颇为羞涩。
    
   
 床上也格外温柔,一切以你的感受为上,如果你不想要他就是再难受也会忍着,但偶尔也有失控的时候。
   
   
 他对你的照顾比以前更为细心,简直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你好奇地问他为什么,鹄羹微红着脸,温温柔柔地答道:
   
   
 “以前我只是管家,不敢过多逾矩,现在作为恋人的身份便少了些条框规矩……”
     

鹄羹以前吃醋老藏着掖着,这次面对向你搭讪的男人,他出乎意料地上前一步将你们隔开,与你相握的手紧了又紧,强烈的占有欲此刻体现了出来。
    
   
 虽仍是温和的笑容,对那名男子说话的语气却多了些强硬。

    

“这位先生,麻烦让一下,您挡住我们的路了。”

      

   

  

     

     

   

四喜丸子

  

在你们确定关系的那天,四喜丸子激动得把你抱起来转圈圈。
    
   
 “小生为自己带来好运了呢!”
   
   
 他高兴过头了,你一开始由着他,在不知是转第几十圈的时候终于招架不住:“唔……求…求你别转了,我要吐了!”
    

四喜丸子这才停下,双手合十非常担心:“抱歉抱歉,小生今天太开心了,你还好吧?”

  
 在身体接触这方面,无论是牵手亲吻还是床事,第一次的时候都会征求你的同意。
    
   
 “不跳圈圈舞的时候,小生也能拉你的手吗?” 
   
   
 “小生的吻会为你带来一天的好运呢,要来一个吗?”
   

你不开心时会找他索求抱抱,这时候他就会张开双臂,毫不吝啬地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个拥抱会持续很久很久,有时候还会抱着你转圈圈,或者给你一个亲亲。
    
   
 “让小生把好运带给你,烦心事什么的全都飞走吧!”
   
   
 你烦闷的心情瞬间明朗,你觉得或许是因为他身上有阳光的味道吧。

         

           

    

    

    

            

松鼠鳜鱼

              

      

以前你是比较矜持的。
    
   
 确定关系以后你可以说得上是肆无忌惮了。   

    
 你很喜欢调戏他。
    

几乎没有和女孩子接触过,他在你面前显得有些笨拙木讷,稍微撩拨一下就会脸红。
   

你向他索吻,他犹豫片刻,然后道:“在下不愿唐突了少主。”
   
   
 他对你的称呼没有变,自称也没有变,你戳了戳他的面具,有意逗他:“那你昨天晚上怎么就不唐突了呢?”
   
   
 想起昨日一夜旖旎,松鼠鳜鱼浑身一震,应是想到了什么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猛然呼吸一窒。是了,你现在不止是少主。
   
   
 松鼠鳜鱼垂下眼帘,轻声说道:“在下还不太习惯。”
   
    
 如果你喜欢他,会让他很困扰。
    
   
 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是因为他是适合生活在暗处的杀手,离太阳太近会被灼伤。
    
   
 以前他只希望他所在的位置,能允许他保护好太阳,就够了。

   
 可现在,就算是飞蛾扑火自不量力,他也想再靠近一些。
    
   
 松鼠鳜鱼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坚定起来,主动地轻轻牵住你的手,瑰色的眼眸看向你,却又在与你对视的一瞬间下意识地垂了下来,你能从他僵硬的手看出此刻他紧张的内心。
    
   
 你柔软的手被他收在掌心,被他视若珍宝,用力些怕揉碎了,放松些又怕抓不住。    
    
     
   
 “抱歉,这只持惯了刀剑的手,还不太会牵喜欢的人。”          

    

   

   
    
 松鼠最后一句话来自遇见逆水寒月牙儿
        

      

       

     

    

评论(175)

热度(9698)

  1. 共212人收藏了此文字